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综合 > 经典中国辉煌60年——国土资源篇 > 矿产开发

忆想神木会战

2009-09-15      来源:中国国土资源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1988年8月的一天,渭北高原阴雨不停。正在黄陵煤田施工的我突然接到新的任务,要立即赶赴神木煤田勘探现场——神木县店塔镇马家盖工区。

正在神木工区勘探施工的一九四队任务紧迫,向队上提出增援。队上决定抽调部分机关干部组建机关钻机开赴榆林神木进行支援,我有幸被任命为该钻机机长。简单地准备后,一行10余人踏上了北上的路。

虽说我是老机长了,但是去神木参加会战还是第一次,心情无比激动。出发那天,动用了两辆队上最好的汽车——“老解放”。一辆装设备,一辆装帐篷和行李。TK4钻机,作为当时的先进钻机,也参与了这次会战。

下着雨,车子在宜君梁上艰难行驶。看着道路两边的深沟,车上的人个个提心吊胆。如今只需8个多小时的路程,我们当时整整走了3天。

陕北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开阔。湛蓝的天空之下,尽是沙漠和光秃秃的小山。陕北风沙极大,昏天暗地地吹着。我们住着木板房,吃着咸菜、豆腐乳、土豆和少得可怜的青菜。工地远离人烟,每次买日用品都要跑十几里地。

钻机24小时轰鸣,工人三班倒。如果遇到“火烧区”,钻孔漏水、掉块不说,生产用水和生活用水的供应更成了大难题。我清楚记得,当年的施工地点在一个小山头上。有一次,施工路段被暴雨冲毁,运水车上不来,施工被迫停止。钻工们一面配合后勤修路,一面还要到山下的小河沟里背生活用水。下班后,累了一天的工人想洗个澡都成了奢望。

工地没有什么娱乐活动,最大的快乐就是工会组织的电影放映队来到钻机,放两场电影。虽然多数电影内容,我们早已耳熟能详,有的甚至连台词都能背下来,但每次只要有时间,还是会津津有味地从头看到尾。为了带好机关钻,我经常想办法改善钻工生活,还自己出钱置办一些小玩意儿,丰富大家的业余生活,为此工友们亲切地称呼我“大头机长”。

1989年春,我从机关钻机调到煤勘七号钻机任机长。当时,队上正在实行生产效益奖励制度,大伙干劲冲天。这一年,我们在燕火盘施工5个月,完成37个钻孔。

陕北看起来好好的天,只要乌云一出现,不一会儿就会有暴风雨降临,时而夹杂着冰雹。一次,我领着一个班的职工刚走到半道,大雨夹着冰雹劈头盖脸地砸了下来。在空旷的沙漠上,我们实在没处躲藏,只好几个人蜷缩在一起,抱头蹲在原地。雨停了,我们一个个被淋成了落汤鸡,身上被砸得青一块紫一块。看着大家的窘样,有人还开玩笑地说:“好长时间都没有洗过这么爽快的冷水澡了。”有时为了方便,我们只搬钻机而不搬驻地。施工地点离住的地方有两个多小时的路程,风吹、日晒、雨淋都是家常便饭。

三伏天,钻机因频繁搬家来不及装塔衣,我们经常头顶太阳施工。在沙漠高温烘烤下,就觉得眼发昏、头发晕,全身火辣辣的。大伙个个晒到皮肤黝黑,嘴唇干裂。一位钻工的妻子来到钻机,看到我们就乐了:“大头机长啊,你带的兵应该改国籍了。”我纳闷道:“为啥?”她说:“我咋看你们都像非洲人啊。”她的话把大伙都逗乐了。

在这样的环境中,大家齐心协力,比干劲、比安全、比效益、比贡献,经过5个月的奋战,7号钻机完成钻探进尺3996米,位居全队之首。

那年离开神木后,我就再无缘踏上那片曾经挥洒过汗水的土地。20年过去了,神木也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每次在电视上看到榆林、神府现在的变化,我总要向家人讲起当年的那段经历。

追忆往事,能为地方经济的发展尽自己的一点力量,年过半百的我也感到欣慰了。(李俊华 陕西煤田地质局一九四队)

扫描二维码分享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