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守护生命 守护家园 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宣传 > 全国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 > 湖南

天鹅山村的 “哨兵” 湖南省常德市桃源县天峨山村支部书记吴庸善先进事迹

2013-04-12      来源:地质环境司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为了做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这项工作,湖南常德市桃源县天鹅山村支部书记吴庸善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让村里更多的人参与并支持,吴庸善不惜无偿地拿出自家的酒肉来款待大家,和大家套近乎;妻子病了也舍不得杀的惟一一只公鸡却让给了巡查员吃……故事既令人感动,也让人心酸。

  天鹅山村,一个富有诗意的村庄名字。

  7月7日上午,我们从桃源县出发,专程去石门县皂市镇天鹅山村,采访被当地人誉为“守护天鹅山村的哨兵”-- 天鹅山村群测群防员吴庸善。

  据负责送我们的司机老何介绍:天鹅山村座落在石门县皂市水库南岸,东接皂市镇,南连白云山林场,背靠青山,三面环水。离石门县城大约20公里,全程都是坑坑洼洼的简易公路。

  越野车沿着皂市水库大坝左岸的盘山公路向天鹅山村行进,

  皂市水库的风光很美,水波潋滟,山映其中,凝湖四顾,水净若镜。一路上不得不令人联想到杜甫的名诗:“房相西池鹅一群,眠沙泛浦白于云。凤凰池上应回首,为报笼随王右军。”

  经过一番颠簸,中午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半山腰上的“天鹅山村防灾应急指挥所”。

  吴庸善此时并不在指挥所。于是,陪同我们采访的常德市国土资源局地质监测站杨宏润站长拿出手机赶紧与他联系。

  趁着等吴庸善的间隙,我们站在指挥所前面对天鹅山村的全景作了一个细致的观察:天鹅山的坡度并不大,大片大片的桔林青翠而葱郁,无数青涩的柑橘点缀其间。整个村庄的房屋布局合理,错落有致;村前是碧波荡漾的皂市水库,村后是风景如画的天鹅山……此时,成群的白露或栖息于桔林之间,或在半空中展翅飞翔……我们想,如果不是潜藏令人恐怖的地质灾害,这里绝对是一处适合人类生存的世外桃源。

  二

  就在我们欣赏、感叹的时候,吴庸善骑着一辆摩托车满头大汗地赶到了指挥所。

  初见我们,吴庸善似乎显得有些拘束,但同时又流露出一种掩饰不住的激动。这或许是所有乡下人的共性,或者说是所有人在相同境遇下的一种特征。就像天鹅山村此时掩藏在桔林丛中的那些半藏半露青涩却渴望成熟的桔子。

  作为鹅山村的村支部书记,同时又是这个村多年的群测群防员,吴庸善对这里的一切,尤其是有关地质灾害方面的情况了如指掌。

  天鹅山村地质构造复杂,山体滑坡、崩塌时有发生,整个隐患区长约2.5公里,威胁到93户314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2001年被省国土资源厅确定为省级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从2008年开始,该地质灾害隐患点由于受皂市水库蓄水及其他人为活动的影响,山体滑坡强度不断加大、频率不断加快、范围不断扩大,目前已扩展到整个天鹅山村,长约4.5公里,威胁到该村281户1120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地质灾害的防控工作难度不断加大。

  吴庸善对我们说起这些时,焦虑和担忧显而易见地流露在脸上。

  根据湖南省地质矿产勘察开发局对天鹅山村地质滑坡调查报告,天鹅山村滑坡属于历史滑坡,1983年再次开始滑动,影响范围东西长2.5千米,南北宽500米。该滑坡自1983年开始滑动之后,其后只要是在雨季都会向下滑动。

  据近年观察,每年最小滑动0.3米,最大的一次滑动超过1.5米以上,一般滑动在1米以上。由于其上坡继续下滑,裂缝处被挤成0.5米高的坎……

  吴庸善说,这些隐患犹如一颗巨型炸弹,极大地威胁着天鹅山村1120条生命,令人可怕的是这颗炸弹随时都可能被暴雨引爆,更令人可怕是,无法获知它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爆炸……

  三

  吴庸善1962年出生,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1982年开始担任天鹅山村的村主任,1989年入党,2005起年担任村支部书记。自从担任天鹅山村党支部书记的那天起,吴庸善便把地质灾害防治作为自己的工作重心并亲自担任天鹅山村地灾防治指挥部总指挥。

  但吴庸善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为了打好一场天鹅山村应对地质灾害的“全民战争”,吴庸善在村里建立了应急抢险小分队,选派了观测巡查员、鸣锣员,做到检测数据有记录,工作业绩有考核。

  吴庸善当初组建这支队伍时并不容易。一是一些人心里的灾情预防观念淡薄,二是这种工作没有报酬。尤其是像几名观测巡查员,凡是遇上风雨天,不论白天黑夜都必须和他在村子里的各处隐患点巡查,不仅很累,而且责任重大。主要是没有报酬,心里当然免不了牢骚,工作上也就出现拖沓。为了激发这些人的工作热情,吴庸善除了苦口婆心地和他们讲大道理外,同时用行动来关爱他们、感化他们。比如哪天家里来贵客了,做了好吃的,吴庸善就会趁机把这些人请到家里陪客,实际上是让他们来一起好好吃上一顿,热闹一回。有时半夜三更去巡查时,吴庸善就会让妻子在家里备好酒肉饭菜,以便巡查完后慰劳一下他们,也慰劳一下自己。一次,吴庸善带着几个人又巡查一整夜,天亮时分结束时大家都饿得受不了了,于是又一路涌进吴庸善家里弄吃的。吴庸善说:只是家里没肉了,办不出什么好菜。不知谁提议说:家里不是还有只大公鸡吗?杀了不是一餐好菜?

  吴庸善说:就一只种鸡呢,要留着打鸣呢,何况……

  不等吴庸善说完,一帮人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吴书记,你要我们巡查时讲的全是大道理,杀只鸡就舍不得了?

  吴庸善就不好意思再讲什么了,略一犹豫,然后爽快地说:杀吧杀吧!只是我老婆病了,帮不了忙,你们可要自己动手呀。

  于是,烧水的烧水,捉鸡的捉鸡,一帮人七手八脚地忙开了。

  当大家围着一大锅香喷喷的鸡肉开始喝酒吃饭时,房间里突然传来吴庸善老婆分明是压制着的“呜呜”的哭声。吴庸善忙放下碗进房关切地询问老婆:是不是病情加重了呀?老婆不答应,只是哭,而且越哭声越来越大。吴庸善问:是不是哪里痛?你说一下,我这就给你弄药去。边说边伸出手去摸老婆的额头,看是不是发热了。没料到老婆一掌推开了吴庸善的手,并边哭边说:吴庸善你不是人,我病得几天没吃东西了,昨天让你把那只鸡杀了,我想喝点鸡汤,你说要留着做种打鸣,硬是不杀。呜呜……

  面对老婆的哭诉,吴庸善真是无言以对。其实,吴庸善知道,老婆平时是非常支持自己工作的,也从没有怨言。平时遇到类似的事,早就将饭菜弄好了。吴庸善觉得今天也确实过分了点,只好默默地退出房间,然而就在退出房间的瞬间,这个一向坚强的汉子的双眼湿润了。

  屋里正在吃喝的人听了吴庸善老婆的那番话,望着吴庸善走出房间的情景,所有睁着的眼睛,所有动着的嘴巴以及所有伸着的筷子都骤然定格在那里……

  从此,这帮人就像吴庸善歃血盟誓的兄弟一样。往后凡是遇上防灾抗灾方面的事大家都会与吴庸善一起主动出击,自觉地和吴庸善一道肩负起护卫天鹅山村群测群防的重任。

  四

  为了做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这项工作,吴庸善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让村里更多的人参与并支持,吴庸善不惜无偿地拿出自家的酒肉来款待大家,和大家套近乎;妻子病了也舍不得杀的惟一一只公鸡却让给了巡查员吃……故事既令人感动,也让人心酸。

  2012年6月5日21点30分,预警警报突然响彻天鹅山村的夜空。随即,村里的广播开始播放:全体村民请注意,目前已发生强暴雨,根据县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通知,今晚上将发生特大暴雨,可能诱发山体滑坡,请大家提高警惕,随时作好紧急转移准备。请各责任人、预警员、巡逻监测员立即到岗到位!

  吴庸善连续喊了三遍之后,预警巡逻监测员急匆匆地闯进广播室:吴书记,今天的特大暴雨,降雨量达到了63毫米。而且大雨仍在继续。滑坡已经超过警戒间距,并且还在加大。

  吴庸善根据多年来的防灾经验很快做出了判断。紧接着,天鹅山村紧急转移的警报撕裂着夜空。

  “危险区全体村民请注意,危险区全体村民清注意,根据山体滑坡检测仪显示,滑坡已经超过警戒间距,且仍在加剧,请危险区全体村民按照紧急避灾预案,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请各组负责人立即发布信号,迅速组织转移。

  广播响过三遍之后,“咣……咣……咣……”各组响起了间断的铜锣声,约20秒之后,铜锣声开始急促而连续起来,咣咣咣咣……

  警报再次拉响,口哨声、呼喊声、敲门声陆续响起,群众穿着蓑衣、打着手电,扶老携幼沿转移路线快速有序地转移。

  一分钟后,警报声停止。吴庸善又站到了广播话筒前:“请大家不要慌,听从指挥,按照明白卡指示,沿安全路线转移。”

  喊过三遍之后,吴庸善在广播中提醒各责任人再次挨家搜寻,确保不漏一人。

  五分钟后,七组负责人通过对讲机请求支援。七组刘大妈卧病在床,难以自主转移,请求紧急协助。吴庸善立即与待命的应急小分队取得联系。随后,负责该区域的两名佩戴红袖标的应急队员轮流背着刘大妈随着转移队伍迅速撤离。

  随着全部人员从危险区的撤出,吴庸善宣布解除警报。

  ……

  其实那次并没有真的发生灾情,而是吴庸善布置的灾情预防演练。

  这样的演练在天鹅山村每年都要举行两次。在不断的演练中,村民们逐渐熟悉并掌握了许多突发灾害时的应急经验。

  但应急演练的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而且演练的时间又常在半夜三更进行,每次都弄得鸡犬不宁,疲惫不堪,村民们当然就开始抱怨了:吴书记,你总是“狼来了,狼来了”,但也没有见到“狼”来啊。

  村民的防灾意识逐渐放松了。

  五

  然后就在村民们警惕松懈的时候,“狼”真的来了!

  2005年7月13日凌晨,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从天而降,暴风雨肆无忌惮地怒吼着扑向了天鹅山村,居住在高度危险区的10户村民随时有生命危险。得知发生险情,正患重感冒的吴庸善不顾个人安危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紧急组织应急小分队和党员、干部深入现场进行排险。暴雨很可能引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村民生命和财产都将遭受巨大威胁。吴庸善迅速启动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并冒着大雨,打着手电筒,带领几个干部沿途指挥疏散村民……正是得益于长时间演练积累了经验,这次灾害无一人受伤。

  不过,吴庸善却累倒在抢险现场。村民慌了,只得连夜将他送往县城医院。躺在医院,吴庸善醒来时的第一句话就问:“乡亲们怎么样了?”得知大家都安全转移后,他的心里就踏实。吴庸善出院后不久,又多方组织资金把这10户村民搬迁到安全地带,并协助其建起了新房。

  但吴庸善仍然对我们表示出他深深的焦虑与忧郁。他说:群测群防虽然说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生命与财产损失,但对于天鹅山村这样的村庄来说,无疑只是治标不治本。由于天鹅山村独特的地质构造,整个山脉下层为岩层,上层为土层,而土层厚度达十几米,滑坡的时候土层向下移动,根本无法治理,最好的办法只有对村庄进行整体搬迁,但搬迁所需的大量资金显然是近期无法解决的。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逐步搬迁了。条件成熟一户就搬迁一户,每搬迁一户,就少一分隐患……”吴庸善说,这就是天鹅山村目前最大的困境,也一直是他的一大心病。

  不过,值得心慰的是,当地政府已将天鹅山村的整体搬迁纳入了工作日程。

  这些年来,吴庸善千方百计地筹集了10多万元资金,购买了警报器、高音喇叭 、铜锣、地灾监测器,制作了地灾警示牌、疏散方向指示牌,发放了地质灾害明白卡……7年来,该村共排除了30多处地灾隐患。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吴庸善被当选为县人大代表,并连续三年被评为石门县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先进个人,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群测群防员。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

  我们坚信,天鹅山村有吴庸善这样的“哨兵”守护,不论整体搬迁的时间有多长,困难有多大,村民们的安全肯定会让人放心。同时我们也衷心希望居住在这里的村民能够在不久的将来顺利地整体搬迁,去建设自己新的家园!

  天鹅山村的 “哨兵”

  为了做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这项工作,湖南常德市桃源县天鹅山村支部书记吴庸善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让村里更多的人参与并支持,吴庸善不惜无偿地拿出自家的酒肉来款待大家,和大家套近乎;妻子病了也舍不得杀的惟一一只公鸡却让给了巡查员吃……故事既令人感动,也让人心酸。

  天鹅山村,一个富有诗意的村庄名字。

  7月7日上午,我们从桃源县出发,专程去石门县皂市镇天鹅山村,采访被当地人誉为“守护天鹅山村的哨兵”-- 天鹅山村群测群防员吴庸善。

  据负责送我们的司机老何介绍:天鹅山村座落在石门县皂市水库南岸,东接皂市镇,南连白云山林场,背靠青山,三面环水。离石门县城大约20公里,全程都是坑坑洼洼的简易公路。

  越野车沿着皂市水库大坝左岸的盘山公路向天鹅山村行进,

  皂市水库的风光很美,水波潋滟,山映其中,凝湖四顾,水净若镜。一路上不得不令人联想到杜甫的名诗:“房相西池鹅一群,眠沙泛浦白于云。凤凰池上应回首,为报笼随王右军。”

  经过一番颠簸,中午时分,我们终于来到了位于半山腰上的“天鹅山村防灾应急指挥所”。

  吴庸善此时并不在指挥所。于是,陪同我们采访的常德市国土资源局地质监测站杨宏润站长拿出手机赶紧与他联系。

  趁着等吴庸善的间隙,我们站在指挥所前面对天鹅山村的全景作了一个细致的观察:天鹅山的坡度并不大,大片大片的桔林青翠而葱郁,无数青涩的柑橘点缀其间。整个村庄的房屋布局合理,错落有致;村前是碧波荡漾的皂市水库,村后是风景如画的天鹅山……此时,成群的白露或栖息于桔林之间,或在半空中展翅飞翔……我们想,如果不是潜藏令人恐怖的地质灾害,这里绝对是一处适合人类生存的世外桃源。

  二

  就在我们欣赏、感叹的时候,吴庸善骑着一辆摩托车满头大汗地赶到了指挥所。

  初见我们,吴庸善似乎显得有些拘束,但同时又流露出一种掩饰不住的激动。这或许是所有乡下人的共性,或者说是所有人在相同境遇下的一种特征。就像天鹅山村此时掩藏在桔林丛中的那些半藏半露青涩却渴望成熟的桔子。

  作为鹅山村的村支部书记,同时又是这个村多年的群测群防员,吴庸善对这里的一切,尤其是有关地质灾害方面的情况了如指掌。

  天鹅山村地质构造复杂,山体滑坡、崩塌时有发生,整个隐患区长约2.5公里,威胁到93户314人的生命和财产安全,2001年被省国土资源厅确定为省级大型地质灾害隐患点。从2008年开始,该地质灾害隐患点由于受皂市水库蓄水及其他人为活动的影响,山体滑坡强度不断加大、频率不断加快、范围不断扩大,目前已扩展到整个天鹅山村,长约4.5公里,威胁到该村281户1120人的生命财产安全,地质灾害的防控工作难度不断加大。

  吴庸善对我们说起这些时,焦虑和担忧显而易见地流露在脸上。

  根据湖南省地质矿产勘察开发局对天鹅山村地质滑坡调查报告,天鹅山村滑坡属于历史滑坡,1983年再次开始滑动,影响范围东西长2.5千米,南北宽500米。该滑坡自1983年开始滑动之后,其后只要是在雨季都会向下滑动。

  据近年观察,每年最小滑动0.3米,最大的一次滑动超过1.5米以上,一般滑动在1米以上。由于其上坡继续下滑,裂缝处被挤成0.5米高的坎……

  吴庸善说,这些隐患犹如一颗巨型炸弹,极大地威胁着天鹅山村1120条生命,令人可怕的是这颗炸弹随时都可能被暴雨引爆,更令人可怕是,无法获知它到底会在什么时候爆炸……

  三

  吴庸善1962年出生,是一个地地道道农民的儿子。1982年开始担任天鹅山村的村主任,1989年入党,2005起年担任村支部书记。自从担任天鹅山村党支部书记的那天起,吴庸善便把地质灾害防治作为自己的工作重心并亲自担任天鹅山村地灾防治指挥部总指挥。

  但吴庸善深知:一个人的力量总是有限的。为了打好一场天鹅山村应对地质灾害的“全民战争”,吴庸善在村里建立了应急抢险小分队,选派了观测巡查员、鸣锣员,做到检测数据有记录,工作业绩有考核。

  吴庸善当初组建这支队伍时并不容易。一是一些人心里的灾情预防观念淡薄,二是这种工作没有报酬。尤其是像几名观测巡查员,凡是遇上风雨天,不论白天黑夜都必须和他在村子里的各处隐患点巡查,不仅很累,而且责任重大。主要是没有报酬,心里当然免不了牢骚,工作上也就出现拖沓。为了激发这些人的工作热情,吴庸善除了苦口婆心地和他们讲大道理外,同时用行动来关爱他们、感化他们。比如哪天家里来贵客了,做了好吃的,吴庸善就会趁机把这些人请到家里陪客,实际上是让他们来一起好好吃上一顿,热闹一回。有时半夜三更去巡查时,吴庸善就会让妻子在家里备好酒肉饭菜,以便巡查完后慰劳一下他们,也慰劳一下自己。一次,吴庸善带着几个人又巡查一整夜,天亮时分结束时大家都饿得受不了了,于是又一路涌进吴庸善家里弄吃的。吴庸善说:只是家里没肉了,办不出什么好菜。不知谁提议说:家里不是还有只大公鸡吗?杀了不是一餐好菜?

  吴庸善说:就一只种鸡呢,要留着打鸣呢,何况……

  不等吴庸善说完,一帮人就半开玩笑半认真地说:吴书记,你要我们巡查时讲的全是大道理,杀只鸡就舍不得了?

  吴庸善就不好意思再讲什么了,略一犹豫,然后爽快地说:杀吧杀吧!只是我老婆病了,帮不了忙,你们可要自己动手呀。

  于是,烧水的烧水,捉鸡的捉鸡,一帮人七手八脚地忙开了。

  当大家围着一大锅香喷喷的鸡肉开始喝酒吃饭时,房间里突然传来吴庸善老婆分明是压制着的“呜呜”的哭声。吴庸善忙放下碗进房关切地询问老婆:是不是病情加重了呀?老婆不答应,只是哭,而且越哭声越来越大。吴庸善问:是不是哪里痛?你说一下,我这就给你弄药去。边说边伸出手去摸老婆的额头,看是不是发热了。没料到老婆一掌推开了吴庸善的手,并边哭边说:吴庸善你不是人,我病得几天没吃东西了,昨天让你把那只鸡杀了,我想喝点鸡汤,你说要留着做种打鸣,硬是不杀。呜呜……

  面对老婆的哭诉,吴庸善真是无言以对。其实,吴庸善知道,老婆平时是非常支持自己工作的,也从没有怨言。平时遇到类似的事,早就将饭菜弄好了。吴庸善觉得今天也确实过分了点,只好默默地退出房间,然而就在退出房间的瞬间,这个一向坚强的汉子的双眼湿润了。

  屋里正在吃喝的人听了吴庸善老婆的那番话,望着吴庸善走出房间的情景,所有睁着的眼睛,所有动着的嘴巴以及所有伸着的筷子都骤然定格在那里……

  从此,这帮人就像吴庸善歃血盟誓的兄弟一样。往后凡是遇上防灾抗灾方面的事大家都会与吴庸善一起主动出击,自觉地和吴庸善一道肩负起护卫天鹅山村群测群防的重任。

  四

  为了做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这项工作,吴庸善可谓煞费苦心。为了让村里更多的人参与并支持,吴庸善不惜无偿地拿出自家的酒肉来款待大家,和大家套近乎;妻子病了也舍不得杀的惟一一只公鸡却让给了巡查员吃……故事既令人感动,也让人心酸。

  2012年6月5日21点30分,预警警报突然响彻天鹅山村的夜空。随即,村里的广播开始播放:全体村民请注意,目前已发生强暴雨,根据县地质灾害防治指挥部通知,今晚上将发生特大暴雨,可能诱发山体滑坡,请大家提高警惕,随时作好紧急转移准备。请各责任人、预警员、巡逻监测员立即到岗到位!

  吴庸善连续喊了三遍之后,预警巡逻监测员急匆匆地闯进广播室:吴书记,今天的特大暴雨,降雨量达到了63毫米。而且大雨仍在继续。滑坡已经超过警戒间距,并且还在加大。

  吴庸善根据多年来的防灾经验很快做出了判断。紧接着,天鹅山村紧急转移的警报撕裂着夜空。

  “危险区全体村民请注意,危险区全体村民清注意,根据山体滑坡检测仪显示,滑坡已经超过警戒间距,且仍在加剧,请危险区全体村民按照紧急避灾预案,迅速转移到安全地带。请各组负责人立即发布信号,迅速组织转移。

  广播响过三遍之后,“咣……咣……咣……”各组响起了间断的铜锣声,约20秒之后,铜锣声开始急促而连续起来,咣咣咣咣……

  警报再次拉响,口哨声、呼喊声、敲门声陆续响起,群众穿着蓑衣、打着手电,扶老携幼沿转移路线快速有序地转移。

  一分钟后,警报声停止。吴庸善又站到了广播话筒前:“请大家不要慌,听从指挥,按照明白卡指示,沿安全路线转移。”

  喊过三遍之后,吴庸善在广播中提醒各责任人再次挨家搜寻,确保不漏一人。

  五分钟后,七组负责人通过对讲机请求支援。七组刘大妈卧病在床,难以自主转移,请求紧急协助。吴庸善立即与待命的应急小分队取得联系。随后,负责该区域的两名佩戴红袖标的应急队员轮流背着刘大妈随着转移队伍迅速撤离。

  随着全部人员从危险区的撤出,吴庸善宣布解除警报。

  ……

  其实那次并没有真的发生灾情,而是吴庸善布置的灾情预防演练。

  这样的演练在天鹅山村每年都要举行两次。在不断的演练中,村民们逐渐熟悉并掌握了许多突发灾害时的应急经验。

  但应急演练的时间长了,次数多了,而且演练的时间又常在半夜三更进行,每次都弄得鸡犬不宁,疲惫不堪,村民们当然就开始抱怨了:吴书记,你总是“狼来了,狼来了”,但也没有见到“狼”来啊。

  村民的防灾意识逐渐放松了。

  五

  然后就在村民们警惕松懈的时候,“狼”真的来了!

  2005年7月13日凌晨,电闪雷鸣,大雨倾盆。一场突如其来的特大暴雨从天而降,暴风雨肆无忌惮地怒吼着扑向了天鹅山村,居住在高度危险区的10户村民随时有生命危险。得知发生险情,正患重感冒的吴庸善不顾个人安危立即从床上爬起来,紧急组织应急小分队和党员、干部深入现场进行排险。暴雨很可能引发泥石流、山体滑坡等地质灾害,村民生命和财产都将遭受巨大威胁。吴庸善迅速启动地质灾害应急预案,并冒着大雨,打着手电筒,带领几个干部沿途指挥疏散村民……正是得益于长时间演练积累了经验,这次灾害无一人受伤。

  不过,吴庸善却累倒在抢险现场。村民慌了,只得连夜将他送往县城医院。躺在医院,吴庸善醒来时的第一句话就问:“乡亲们怎么样了?”得知大家都安全转移后,他的心里就踏实。吴庸善出院后不久,又多方组织资金把这10户村民搬迁到安全地带,并协助其建起了新房。

  但吴庸善仍然对我们表示出他深深的焦虑与忧郁。他说:群测群防虽然说可以最大限度地降低生命与财产损失,但对于天鹅山村这样的村庄来说,无疑只是治标不治本。由于天鹅山村独特的地质构造,整个山脉下层为岩层,上层为土层,而土层厚度达十几米,滑坡的时候土层向下移动,根本无法治理,最好的办法只有对村庄进行整体搬迁,但搬迁所需的大量资金显然是近期无法解决的。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只能逐步搬迁了。条件成熟一户就搬迁一户,每搬迁一户,就少一分隐患……”吴庸善说,这就是天鹅山村目前最大的困境,也一直是他的一大心病。

  不过,值得心慰的是,当地政府已将天鹅山村的整体搬迁纳入了工作日程。

  这些年来,吴庸善千方百计地筹集了10多万元资金,购买了警报器、高音喇叭 、铜锣、地灾监测器,制作了地灾警示牌、疏散方向指示牌,发放了地质灾害明白卡……7年来,该村共排除了30多处地灾隐患。

  由于工作成绩突出,吴庸善被当选为县人大代表,并连续三年被评为石门县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先进个人,2009年,2010年连续两年被评为全国优秀群测群防员。

  “云来山更佳,云去山如画,山因云晦明,云共山高下。”

  我们坚信,天鹅山村有吴庸善这样的“哨兵”守护,不论整体搬迁的时间有多长,困难有多大,村民们的安全肯定会让人放心。同时我们也衷心希望居住在这里的村民能够在不久的将来顺利地整体搬迁,去建设自己新的家园!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