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守护生命 守护家园 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宣传 > 全国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 > 湖南

他还是“军人” 湖南省优秀群测群防员王勇同志先进事迹

2013-04-12      来源:地质环境司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王勇是一个永远的军人,当他把军队的作风带到了地方上的时候,一定会带来一方的平安;把一个省级地质灾害隐患点交给他看管,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必须攻克的碉堡。

  2012年7月9日的这天,太阳一早就蹦出来了,虽说是进山,可车里面一点清凉的感觉都没有。陪同采访的国土局小张,一直在说车子空调效果不好。

  不知为什么岳阳市国土局没有事先向我提供被采访者王勇的事迹材料。由于采访时间安排得比较紧,我心里似乎没什么底,坐在车上,我总把视线拉出窗外,希望有个机会能一眼看到王勇:他正在轰轰烈烈地组织地质灾害检测活动,我可以立刻下车采访。

  我还是大声地问前座的小张:哎,你见过王勇吧!小张很快地回答到:见过,熟着呢。

  “能谈谈你知道的情况吗?”

  “嘿嘿,王勇是个退伍兵,人很干练,在部队还立过军功呢!我看,他现在办事还是有一种军人的作风。”

  我想在农村做工作最需要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在大学学习农业专业的,有农业科技知识的人;另一种就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锤炼过的人。据我个人的理解,后者在农村一线的工作实践中,似乎更有游刃的空间。

  “另外呀,小伙子26岁,外表长得挺不错的。”小张接着说。“一米七几的个,瘦瘦的,很精干。他不像乡下人晒得很黑,白白净净的像城市里坐办公室的。”

  白白净净?小张的这个词让我很惊讶,白白净净的一般都是形容书生气的人,要像军人那样,就应该是黝黑黝黑的,钢铁长城嘛!应该黑。可转念一想,他不黑,也许是个特点!

  军人,干练,年轻。这几个关键词起码是让我在脑子里最初搭建起王勇形象的元素,再加上他的名字,“王勇”也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前面就是王勇他们村子了。”

  我把头侧往窗外,一眼看去,不远处有一块好大的石碑,渐近,我看清了上面写的几个大字:山脚王。司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似的,把车开得很慢,到石碑面前时,几乎停了下来。

  三个一米五见方的行书大字,书写得淋漓酣畅。作为书法爱好的我,不禁脱口而出:这字谁题的?真有点王者气派。

  车一晃过了石碑,那几个字几乎刻进了我的脑海里,让我的感觉像第一次去浙江绍兴,看王羲之老家池塘边那个“鹅”字的震撼。当然,二者的震撼是从不同的角度罢了。

  “王勇所在的村不是叫大中村吗?这里怎么写的是‘山脚王’?”我扒了扒小张的肩膀。“这是王勇家所在的一个组。”“他们组是山脚之王,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

  车子一歪,停在了一个斜坡上,到了。我推开车门,一股热浪扑面打来。顶门而立的是一位满头白发的人,是瘦高个,但皮肤很黑。36岁?不可能吧!我怀疑小张在开我的玩笑。这时,小张正好转身说:哈哈,这是老王!是王勇的父亲,老村长。

  “王勇正带着省勘察院402队的同志在山里勘测,一会儿就赶过来,让我代表他先接待您。”王勇的父亲特别强调那个“您”字。我出来的时候就听说湘阴话不太好懂,没想到山里老人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似懂非懂地“受用不起”。

  王勇的父亲把我们领进了堂屋,一位十分白净的老太太立即端过来几个大瓷杯,杯里盛满的豆子芝麻茶。我在来之前就听说了这里的乡俗,准确地说是黄豆、芝麻、姜末茶,一般是专门招待上宾的,也是不少“离乡游子”们常常会思念的一道乡情。

  一位年轻媳妇还专门朝我坐下的地方挪了挪电风扇。我从堂屋朝里的侧门看去,好像是个三重深的堂屋,顺门开着,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绿森森的山脚下。电扇把山里的凉风都吸了过来,这比在车里开着空调的感觉要爽多了。

  端起茶,我被炒豆和芝麻的香气所吸引,猛灌了几口,茶水中姜汁热辣辣的感觉和着开水的水温涌入喉中,立即感到一股暖流滋润到了全身,似乎每个汗毛孔都“咋咋”地张开了,油然而生出一种畅快来:好茶啊!

  堂屋十分简朴,墙上骇然挂着的几个镜框,其中一个镶着金框的军人照片。王勇白净的妈妈当即向我介绍,这是王勇参军的第三年被评为全军的“优秀士兵”时照的,照片上的字是江泽民主席题的呢!照片上那张脸的确俊武,很有“样板戏”《奇袭白虎团》里面的侦察排长严伟才的风采。在当今真可以用“帅哥”这个词来“表彰”了。旁边的镜框有个军团嘉奖通报,还有个长康镇“优秀党支部书记”的奖状。

  “王勇也是村党支部书记?”我脱口而出。是啊!王勇的父亲王自皇很自豪地答道。“为什么我采访的不少基层群测群防员都是村党支部书记?”我问同来的小张。小张说:我们签订群测群防员都是和县、镇的政府签订的,由县、镇的政府每年和群防员签,他们之所以和村书记签,是因为村书记是村里的第一责任人,他可以组织成一个群测群防的团队。

  这时,王勇的媳妇熊献过来兑茶,我起身要小熊带我去他们的住房里看看。小熊说:啊,家里很简单,不好意思。我执意想看看,她也就领我进了堂屋左边的厢房。

  现在农村的房子,不像过去捂得很暗,王勇的房间十分敞亮,干干净净,特别是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有棱有角的。我立即问,这是王勇叠的吧!军队里的作风。小熊笑了笑说:是我叠的,王勇教我的,要求我每天都要这样叠。我哈哈笑了起来,军人的“传帮带”呀!一旁王勇的父亲也笑了,说王勇常在家里讲起部队里的事,你看这块军功章,就是在抗洪抢险的时候得的,两个三等功啊,他说他还看到朱镕基总理呐!老村长说到这里,脸上泛着红光。

  我发现熊献正将书桌上的一些纸收拾起来,我上前接过来看了看,原来是画的一些山体构造和施工草图。画得不错啊!我夸赞到。老村长说,王勇考大学那年只差一分,没读上书,回家伤心了好几天。听说在军队里干好了,可以上军校,他就报名参了军。在山西当兵很苦的,天冷时零下20几度,王勇他妈好舍不得。没想到去了不到一年就进了团部当文书,三年里两次得到了军功章。可没想到第四年团里准备推荐上军校了,结果名额又被别人顶了。他找首长,说想不通,首长安慰他说,明年考虑给他提干,他还是想不通。

  在一边的长康镇国土局同志接上来说:王勇回乡后先是到湘阴去搞建材生意,那时还真是做发了,收入都很不错呐!

  那怎么又回来当书记呢?湘阴县国土局的上来说,那还不是他父母,父亲干了十几年的村长,很希望精明能干的儿子也到村里来挑起大梁呐!

  我看到桌上还有一份王勇写的《大中村山脚王地质灾害应急预案》,一手硬朗的书风,字迹洋洋洒洒。

  简单地看了看王勇写的预案,我看看表,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王勇还没回来。老父亲立刻说:我刚又打了个电话,王勇说马上就回。

  他在干什么?在场的都有点急。我笑着说,我们今天的主题可是他王勇,我到现在还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呀!这么着,我们去现场采访吧!

  太阳下可热,正赶上正午,水泥地面火辣辣的。县国土局的向我解释说:这条王勇命名的“生命通道”,有2公里长,是王勇为了山沟里地质灾害发生时,疏散受灾群众集资建的。

  2008年,山体突然环山的半腰,全部塌了一个圈,特别是向山脚王这个沟里垮塌的土方量很大。王勇当即就组织人把山脚下的两户人家搬迁走了,可这山拢里还有挤挤密密的60多家,300多口人,全是老的小的,所以省里十分重视这个监测点。王勇专门组织了人在这里修排洪沟、垒石头梡脚。虽说灾情一直变化不是很大,省里还是为此立了项,要下大力气保证这里村民的安全。

  说着就走近了现场,远远地看见十几个人又是拉皮尺,又是立标杆,有一个穿着白衬衣、手里拿着一项安全帽的小伙子和几个人在说些什么。身边有人大声喊了一嗓子:王勇,省里的作家来了!

  “哦”的一声,王勇连踮带跑地过来了,走近和我握手,我一看手上都是泥和汗水,他在路边抓了把草擦了擦。王勇身上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了。

  我说:打搅了,你很忙。王勇赶快说:对不起,是我怠慢了!

  我细细打量了一下,王勇的确是白白净净的,这么大的太阳下工作也没戴草帽,脸上白里透红,只是人比照片上瘦了很多。我脱口而出:很少这样晒太阳吧!你看我才晒了三天,就黑得不行了。王勇身边一个叫王立芳的赶紧说,王书记一天到黑都在太阳地里呐,他是县里有名的“晒不黑”哟!我们都推荐他到中央电视台去做个美白广告咧!大家都笑了起来。王勇立即制止:别瞎闹,人家是省里的作家,说不定把这个也写到报纸上去了!

  王勇带我们走近了山脚下房子,这些房子周围都拉着布条扯的警示线,几间屋子都开裂变了形,王小阳家一个小屋子的一个角,已挤进了压过来的山土里。

  你看看这里,这是山下村里最宽的一条溪,过去有3米多宽的,现在宽度不到50公分了。王勇指着溪边的几块条石,上面用红色的油漆标着数字,大条石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树根成长包着石头一样,被泥土挤进了一两米。

  我要王勇讲讲9月30日事故发生时的情况。热情的王勇一定要拉我到山上一个制高点上去看看:你到那里一看,什么都清楚了。

  说实在的,大太阳天,高温38度,我走了这么远,还要去爬山,心里有点犯怵,可要来采访,还要拍一线的照片,看来是不去不行的。

  喘着粗气,我爬上了山,还登上了一家住房的屋顶。这一看,的确,整个山脚王组是在一个山沟里,这座“半岭山”正像是它的名字,从山腰一半的地方,有一道很明显的红土分界线,这正是垮塌的印记。王勇说得好,这就像一个人上面穿着上衣,下面穿着裤子,是裤子垮下来了,露出了红通通的肚皮。在山上看,那两户受灾户的房子都在泥土里半掩半露的。王勇说:我们2008年就让这两户人搬迁了。可这还不行,土地爷脱了“裤子”,再把“衣服”也扒了,这一“裸”,土量就不得了,我们整个村子都会完蛋了。说到这里,我看得出他脸上那十分苦恼着急的神色。

  “我们要实行毛主席的军事战略,打得赢时就打,打不赢咱们就撤。”说王勇是军人气质,他处处都显露出军人的做派。

  王勇接着给我说了大滑坡的情形:那是2011年4月30日,下了几天的大雨,路面都淹了。王勇组织村里的党员帮公路旁和水沟处的农户抢救水稻,镇国土所的陈凯亮给王勇发来短讯,说这几天省里报了警,要求测防员对测防点要看紧点,多去巡防一下。王勇放下手里的活,立即赶到山脚下去看看,他先爬上了半岭山,查看裂缝的地方,好几块石头都冲露出来了。他又到山脚下去看水情,因为雨量大,溪水都流成了河,看不出来什么。于是他紧急吹响了高音警哨,这时相应的几个点上立即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了锣声,几个赶得快的抢险队员来到了王勇的身边,王勇正在用电话给镇上国土局汇报情况,对方说县里镇里的人都在往这边赶来了。王勇立即把临近山脚的20多个村民安排往村外转移,特别是山下有个高压电箱地方的村民,要赶快转出去。

  这下子,王勇的“生命通道”派上了用场,一边他又带人在两边去疏通山梁上的排洪沟,县里、镇上的领导和国土局的人都来到了现场,专家们一边勘测分析着地情,一边和大家一起向村民们解释情况。从下午两点多,一直干到晚上八点钟,雨小了一些,要做的工作也都停当了。

  安排好了值班,县镇上的人都来到王勇的家里,王勇把自己在村口的家当成了临时指挥部,专门安了两个大灯泡。由于在大雨中工作,他家里的小卫生间都有人在排队冲洗,还有人都穿了王勇的衣服。王勇这时发现自己的父亲和妻子不在家,只有老母亲在忙里忙外的。

  事后很久王勇才知道,这两天自己的姐姐王水平发病去世了。

  王勇的父亲当年是村里的干部,母亲也常出门干活,那时家里只有姐姐王水平照顾王勇最多,王勇跟姐姐的感情很深。但家里的人都知道王勇在村里抗灾组织工作是个主心骨,所以一直没把这事告诉王勇,只好由王勇的父亲和爱人熊献出面做个代表,去市里参加葬礼。

  最令人伤心的是姐姐王水平在去世的前几分钟,还特别想见见王勇,可最终还是没能如愿。王勇事后得知,硬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大哭了一场。如今在王勇的书桌上,一直还摆放着自己上小学时和姐姐王水平的合影。

  王勇对记者说:我一接了这个测防员工作后,我就画了这个灾害监测点的图,我一算,自己吓了一大跳。好家伙,每次垮下来就是几百方土,如果总体垮塌那土量就不敢计算了。这就是书上说的“势若垒卵”呀!那段时间,我只要一听到雨声就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所以省里来了勘测队,我就天天陪着,就是加快一个小时、半个小时进行整改都好,对我特是一种解脱。

  离开现场前,我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好家伙,周围有十几块宣传和管理的标语牌,看得出来都是王勇亲自写的,有的口号,就像是要上战场似的。

  王勇是一个永远的军人,当他把军队的作风带到了地方上的时候,一定会带来一方的平安;把一个省级地质灾害隐患点交给他看管,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必须攻克的碉堡。

  他还是“军人”

  王勇是一个永远的军人,当他把军队的作风带到了地方上的时候,一定会带来一方的平安;把一个省级地质灾害隐患点交给他看管,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必须攻克的碉堡。

  2012年7月9日的这天,太阳一早就蹦出来了,虽说是进山,可车里面一点清凉的感觉都没有。陪同采访的国土局小张,一直在说车子空调效果不好。

  不知为什么岳阳市国土局没有事先向我提供被采访者王勇的事迹材料。由于采访时间安排得比较紧,我心里似乎没什么底,坐在车上,我总把视线拉出窗外,希望有个机会能一眼看到王勇:他正在轰轰烈烈地组织地质灾害检测活动,我可以立刻下车采访。

  我还是大声地问前座的小张:哎,你见过王勇吧!小张很快地回答到:见过,熟着呢。

  “能谈谈你知道的情况吗?”

  “嘿嘿,王勇是个退伍兵,人很干练,在部队还立过军功呢!我看,他现在办事还是有一种军人的作风。”

  我想在农村做工作最需要的是两种人:一种是在大学学习农业专业的,有农业科技知识的人;另一种就是在部队这个大熔炉里锤炼过的人。据我个人的理解,后者在农村一线的工作实践中,似乎更有游刃的空间。

  “另外呀,小伙子26岁,外表长得挺不错的。”小张接着说。“一米七几的个,瘦瘦的,很精干。他不像乡下人晒得很黑,白白净净的像城市里坐办公室的。”

  白白净净?小张的这个词让我很惊讶,白白净净的一般都是形容书生气的人,要像军人那样,就应该是黝黑黝黑的,钢铁长城嘛!应该黑。可转念一想,他不黑,也许是个特点!

  军人,干练,年轻。这几个关键词起码是让我在脑子里最初搭建起王勇形象的元素,再加上他的名字,“王勇”也增添了几分英武之气。

  “前面就是王勇他们村子了。”

  我把头侧往窗外,一眼看去,不远处有一块好大的石碑,渐近,我看清了上面写的几个大字:山脚王。司机好像看出了我的心思似的,把车开得很慢,到石碑面前时,几乎停了下来。

  三个一米五见方的行书大字,书写得淋漓酣畅。作为书法爱好的我,不禁脱口而出:这字谁题的?真有点王者气派。

  车一晃过了石碑,那几个字几乎刻进了我的脑海里,让我的感觉像第一次去浙江绍兴,看王羲之老家池塘边那个“鹅”字的震撼。当然,二者的震撼是从不同的角度罢了。

  “王勇所在的村不是叫大中村吗?这里怎么写的是‘山脚王’?”我扒了扒小张的肩膀。“这是王勇家所在的一个组。”“他们组是山脚之王,哈哈。”我不禁笑了起来。

  车子一歪,停在了一个斜坡上,到了。我推开车门,一股热浪扑面打来。顶门而立的是一位满头白发的人,是瘦高个,但皮肤很黑。36岁?不可能吧!我怀疑小张在开我的玩笑。这时,小张正好转身说:哈哈,这是老王!是王勇的父亲,老村长。

  “王勇正带着省勘察院402队的同志在山里勘测,一会儿就赶过来,让我代表他先接待您。”王勇的父亲特别强调那个“您”字。我出来的时候就听说湘阴话不太好懂,没想到山里老人的第一句话就让我有似懂非懂地“受用不起”。

  王勇的父亲把我们领进了堂屋,一位十分白净的老太太立即端过来几个大瓷杯,杯里盛满的豆子芝麻茶。我在来之前就听说了这里的乡俗,准确地说是黄豆、芝麻、姜末茶,一般是专门招待上宾的,也是不少“离乡游子”们常常会思念的一道乡情。

  一位年轻媳妇还专门朝我坐下的地方挪了挪电风扇。我从堂屋朝里的侧门看去,好像是个三重深的堂屋,顺门开着,一眼可以看到尽头绿森森的山脚下。电扇把山里的凉风都吸了过来,这比在车里开着空调的感觉要爽多了。

  端起茶,我被炒豆和芝麻的香气所吸引,猛灌了几口,茶水中姜汁热辣辣的感觉和着开水的水温涌入喉中,立即感到一股暖流滋润到了全身,似乎每个汗毛孔都“咋咋”地张开了,油然而生出一种畅快来:好茶啊!

  堂屋十分简朴,墙上骇然挂着的几个镜框,其中一个镶着金框的军人照片。王勇白净的妈妈当即向我介绍,这是王勇参军的第三年被评为全军的“优秀士兵”时照的,照片上的字是江泽民主席题的呢!照片上那张脸的确俊武,很有“样板戏”《奇袭白虎团》里面的侦察排长严伟才的风采。在当今真可以用“帅哥”这个词来“表彰”了。旁边的镜框有个军团嘉奖通报,还有个长康镇“优秀党支部书记”的奖状。

  “王勇也是村党支部书记?”我脱口而出。是啊!王勇的父亲王自皇很自豪地答道。“为什么我采访的不少基层群测群防员都是村党支部书记?”我问同来的小张。小张说:我们签订群测群防员都是和县、镇的政府签订的,由县、镇的政府每年和群防员签,他们之所以和村书记签,是因为村书记是村里的第一责任人,他可以组织成一个群测群防的团队。

  这时,王勇的媳妇熊献过来兑茶,我起身要小熊带我去他们的住房里看看。小熊说:啊,家里很简单,不好意思。我执意想看看,她也就领我进了堂屋左边的厢房。

  现在农村的房子,不像过去捂得很暗,王勇的房间十分敞亮,干干净净,特别是床上的被子,都叠得有棱有角的。我立即问,这是王勇叠的吧!军队里的作风。小熊笑了笑说:是我叠的,王勇教我的,要求我每天都要这样叠。我哈哈笑了起来,军人的“传帮带”呀!一旁王勇的父亲也笑了,说王勇常在家里讲起部队里的事,你看这块军功章,就是在抗洪抢险的时候得的,两个三等功啊,他说他还看到朱镕基总理呐!老村长说到这里,脸上泛着红光。

  我发现熊献正将书桌上的一些纸收拾起来,我上前接过来看了看,原来是画的一些山体构造和施工草图。画得不错啊!我夸赞到。老村长说,王勇考大学那年只差一分,没读上书,回家伤心了好几天。听说在军队里干好了,可以上军校,他就报名参了军。在山西当兵很苦的,天冷时零下20几度,王勇他妈好舍不得。没想到去了不到一年就进了团部当文书,三年里两次得到了军功章。可没想到第四年团里准备推荐上军校了,结果名额又被别人顶了。他找首长,说想不通,首长安慰他说,明年考虑给他提干,他还是想不通。

  在一边的长康镇国土局同志接上来说:王勇回乡后先是到湘阴去搞建材生意,那时还真是做发了,收入都很不错呐!

  那怎么又回来当书记呢?湘阴县国土局的上来说,那还不是他父母,父亲干了十几年的村长,很希望精明能干的儿子也到村里来挑起大梁呐!

  我看到桌上还有一份王勇写的《大中村山脚王地质灾害应急预案》,一手硬朗的书风,字迹洋洋洒洒。

  简单地看了看王勇写的预案,我看看表,都等了一个多小时了,王勇还没回来。老父亲立刻说:我刚又打了个电话,王勇说马上就回。

  他在干什么?在场的都有点急。我笑着说,我们今天的主题可是他王勇,我到现在还是只闻其声,不见其人呀!这么着,我们去现场采访吧!

  太阳下可热,正赶上正午,水泥地面火辣辣的。县国土局的向我解释说:这条王勇命名的“生命通道”,有2公里长,是王勇为了山沟里地质灾害发生时,疏散受灾群众集资建的。

  2008年,山体突然环山的半腰,全部塌了一个圈,特别是向山脚王这个沟里垮塌的土方量很大。王勇当即就组织人把山脚下的两户人家搬迁走了,可这山拢里还有挤挤密密的60多家,300多口人,全是老的小的,所以省里十分重视这个监测点。王勇专门组织了人在这里修排洪沟、垒石头梡脚。虽说灾情一直变化不是很大,省里还是为此立了项,要下大力气保证这里村民的安全。

  说着就走近了现场,远远地看见十几个人又是拉皮尺,又是立标杆,有一个穿着白衬衣、手里拿着一项安全帽的小伙子和几个人在说些什么。身边有人大声喊了一嗓子:王勇,省里的作家来了!

  “哦”的一声,王勇连踮带跑地过来了,走近和我握手,我一看手上都是泥和汗水,他在路边抓了把草擦了擦。王勇身上衣服已被汗水湿透了。

  我说:打搅了,你很忙。王勇赶快说:对不起,是我怠慢了!

  我细细打量了一下,王勇的确是白白净净的,这么大的太阳下工作也没戴草帽,脸上白里透红,只是人比照片上瘦了很多。我脱口而出:很少这样晒太阳吧!你看我才晒了三天,就黑得不行了。王勇身边一个叫王立芳的赶紧说,王书记一天到黑都在太阳地里呐,他是县里有名的“晒不黑”哟!我们都推荐他到中央电视台去做个美白广告咧!大家都笑了起来。王勇立即制止:别瞎闹,人家是省里的作家,说不定把这个也写到报纸上去了!

  王勇带我们走近了山脚下房子,这些房子周围都拉着布条扯的警示线,几间屋子都开裂变了形,王小阳家一个小屋子的一个角,已挤进了压过来的山土里。

  你看看这里,这是山下村里最宽的一条溪,过去有3米多宽的,现在宽度不到50公分了。王勇指着溪边的几块条石,上面用红色的油漆标着数字,大条石就像我们平时看到的树根成长包着石头一样,被泥土挤进了一两米。

  我要王勇讲讲9月30日事故发生时的情况。热情的王勇一定要拉我到山上一个制高点上去看看:你到那里一看,什么都清楚了。

  说实在的,大太阳天,高温38度,我走了这么远,还要去爬山,心里有点犯怵,可要来采访,还要拍一线的照片,看来是不去不行的。

  喘着粗气,我爬上了山,还登上了一家住房的屋顶。这一看,的确,整个山脚王组是在一个山沟里,这座“半岭山”正像是它的名字,从山腰一半的地方,有一道很明显的红土分界线,这正是垮塌的印记。王勇说得好,这就像一个人上面穿着上衣,下面穿着裤子,是裤子垮下来了,露出了红通通的肚皮。在山上看,那两户受灾户的房子都在泥土里半掩半露的。王勇说:我们2008年就让这两户人搬迁了。可这还不行,土地爷脱了“裤子”,再把“衣服”也扒了,这一“裸”,土量就不得了,我们整个村子都会完蛋了。说到这里,我看得出他脸上那十分苦恼着急的神色。

  “我们要实行毛主席的军事战略,打得赢时就打,打不赢咱们就撤。”说王勇是军人气质,他处处都显露出军人的做派。

  王勇接着给我说了大滑坡的情形:那是2011年4月30日,下了几天的大雨,路面都淹了。王勇组织村里的党员帮公路旁和水沟处的农户抢救水稻,镇国土所的陈凯亮给王勇发来短讯,说这几天省里报了警,要求测防员对测防点要看紧点,多去巡防一下。王勇放下手里的活,立即赶到山脚下去看看,他先爬上了半岭山,查看裂缝的地方,好几块石头都冲露出来了。他又到山脚下去看水情,因为雨量大,溪水都流成了河,看不出来什么。于是他紧急吹响了高音警哨,这时相应的几个点上立即就此起彼伏地响起了锣声,几个赶得快的抢险队员来到了王勇的身边,王勇正在用电话给镇上国土局汇报情况,对方说县里镇里的人都在往这边赶来了。王勇立即把临近山脚的20多个村民安排往村外转移,特别是山下有个高压电箱地方的村民,要赶快转出去。

  这下子,王勇的“生命通道”派上了用场,一边他又带人在两边去疏通山梁上的排洪沟,县里、镇上的领导和国土局的人都来到了现场,专家们一边勘测分析着地情,一边和大家一起向村民们解释情况。从下午两点多,一直干到晚上八点钟,雨小了一些,要做的工作也都停当了。

  安排好了值班,县镇上的人都来到王勇的家里,王勇把自己在村口的家当成了临时指挥部,专门安了两个大灯泡。由于在大雨中工作,他家里的小卫生间都有人在排队冲洗,还有人都穿了王勇的衣服。王勇这时发现自己的父亲和妻子不在家,只有老母亲在忙里忙外的。

  事后很久王勇才知道,这两天自己的姐姐王水平发病去世了。

  王勇的父亲当年是村里的干部,母亲也常出门干活,那时家里只有姐姐王水平照顾王勇最多,王勇跟姐姐的感情很深。但家里的人都知道王勇在村里抗灾组织工作是个主心骨,所以一直没把这事告诉王勇,只好由王勇的父亲和爱人熊献出面做个代表,去市里参加葬礼。

  最令人伤心的是姐姐王水平在去世的前几分钟,还特别想见见王勇,可最终还是没能如愿。王勇事后得知,硬是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子里大哭了一场。如今在王勇的书桌上,一直还摆放着自己上小学时和姐姐王水平的合影。

  王勇对记者说:我一接了这个测防员工作后,我就画了这个灾害监测点的图,我一算,自己吓了一大跳。好家伙,每次垮下来就是几百方土,如果总体垮塌那土量就不敢计算了。这就是书上说的“势若垒卵”呀!那段时间,我只要一听到雨声就吃不好饭,睡不好觉,所以省里来了勘测队,我就天天陪着,就是加快一个小时、半个小时进行整改都好,对我特是一种解脱。

  离开现场前,我在现场拍了几张照片,好家伙,周围有十几块宣传和管理的标语牌,看得出来都是王勇亲自写的,有的口号,就像是要上战场似的。

  王勇是一个永远的军人,当他把军队的作风带到了地方上的时候,一定会带来一方的平安;把一个省级地质灾害隐患点交给他看管,在他心中就是一个必须攻克的碉堡。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