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守护生命 守护家园 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宣传 > 全国抗击地质灾害先进典型事迹 > 湖南

山水衷情 平江县志义村群测群防员刘吉辉先进事迹

2013-04-12      来源:地质环境司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一直记得一个村民向我们讲起群防员刘吉辉,他在山体垮塌之前,山上山下地爬着察看,山体崩塌时他浑身湿透了站在雨中,拉开双手像一个十字架把村民隔在危险区外面。他的真实、力量和使命感都体现在其中--还能说什么呢?

  “轰……!”声音沉闷而厚重,像一个巨人撑着懒腰全身骨头咯咯作响,山体膨胀似地往山下挤过来,辜峭波家的砖墙被冲力强大的泥石流穿越,临街的门吱地一声像撕纸片似地被扯了下来。屋里有一股白烟冒出,然后大量的泥土从屋里和两边墙外涌出,掩埋了公路的路面:一米、两米,冲出来的泥土覆盖了近十米的斜坡路面,冲到离马路对面的住房门只有三十、四十公分的地方,“泥龙”才停了下来,可山上的大小砾石还在零零星星地往下滚,砸在对街的房门上砰砰作响。

  辜峭波的爱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身边的女孩也抱着爸爸妈妈哭了。旁边的十几个邻居都是年纪大的女性,不禁也老泪纵横。刘吉辉站在雨中,披着件枣红色雨衣,雨衣完全被风雨张开了,像一面战旗忽闪忽闪地。他浑身水淋淋的,却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因为他无法控制的山体滑坡,此刻基本定型了,他看看手表,全过程延续了16分多钟。

  雨还在下着,稀里哗啦地下着。雨水在刘吉辉的脸上敲打着滑过,似乎一再提醒着这位村里的当家人,冷静,再冷静!

  这时,辜峭波扯开妻子的手,准备向自家的房子冲过去,刘吉辉猛地大喊一声:现在别动!一纵身冲了过去,两手十字张开,像一个老母鸡在遇上老鹰俯冲时护着小鸡的样子:“等国土局的人来了再说!”

  雨裹着山里的泥,浑浊地在路面上翻动着石子。突然山上一块脸盆大的石头咚咚地从山上滚下来,敲响着山体、屋子的墙体,然后一弹起落在了马路上,又是几滚正好冲到了对面屋与屋间的缝隙中,咚地一下冲下了山谷,叮叮咚咚地发出一阵回响。刘吉辉又加大了嗓门喊着:都别乱动,会砸死人的!刘吉辉一米七八的身材,两手拉开直直的,就是一个铁打的十字架,警醒着身边的乡亲:这里是危险区啊!

  这是刘吉辉,湖南平江县志义村一个村级群测群防员,在事故危险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形象。

  1976年,因为两分之差,刘吉辉没考上大学,回村务农。他一直认为:不论干什么,只要有利于社会的,就是有出息。他回村办起了畜牧场,做起了养牛养猪的行当。他一边在中国农业大学电大远程教育学习畜牧专业,一边以养猪养牛起家,栏进栏出每年收入不菲,没几年,就成为了全村致富的翘楚,被评选为县人大代表、“养殖优秀示范户”。

  刘吉辉十分得意的还是他生养了一对女儿刘铮、刘静,名字中都有一个“争”,就是要争强争胜。女儿很争气--亭亭玉立,从小就能歌善舞,在村里乡里都被传为佳话。老刘到县里市里去开会,他总是带着一对女儿,大街上一走,满街的“回头率”:谁家生出了这么水灵的闺女啊!“‘刘养殖’家的!”路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人家都说,不知道是父亲指着女儿出名,还是女儿搭着父亲出名呢!其实当年那样的生活,作为一个中国农民,已经是很知足了。可村里的一件事情,让刘吉辉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

  1995年,刘吉辉积极参加村里的各种公益活动,还报名参加村主任的选举,很顺利地当选了村主任。他把村里有能力的人组织起来,教他们养猪、养牛,自己负责帮他们购种猪种牛,还负责成猪成牛销售,还向大家传授疫情防疫、医治病畜知识,让不少家庭劳力回归,得到了实惠。2000年刘吉辉当选了村党支部书记。

  2003年5月份,政府领导找到刘吉辉,说要让他担任村里的防灾救灾测防员,并拿出一份责任状,让他看看。刘吉辉认真地看了一遍,好像光责任就是十几条,特别是巡防检测的工作量很大。当时他心里有点犹豫,因为只要一答应下来,就是担着人命关天的大责任。他试问乡里的领导,能不能让村主任刘军民来担任这个工作,因为自己曾立下的“带领全村人民发展致富”的承诺,还刚刚起步,还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做。乡里的领导也同意他的看法,答应第二天去找村主任谈谈。

  如果刘吉辉不再提起这件事,也许他真的也就少了这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员的工作。可是当刘吉辉向乡政府的领导说了自己不干这个工作后,心里立刻就后悔了。

  五月的平江幕阜山脉是雨季,特别是刘吉辉家所在的松峰尖大山,入夜冷热对比大,空气形成的山岚从沟谷中升起,山林处在朦胧之中。雨停了的大山里,留下了湿湿的闷热。

  刘吉辉一直在想,虽说前些年靠养殖挣了一些钱,可一直用于赡养老人,养育女儿,连家里的屋子也没修缮一下,现在还是山里的土坯房。刘吉辉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夜躺在床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细想当天什么事做得好,什么事做得不好。小时候他做事常常喜欢在老父亲面前去分辨。老父亲有句话:我们村叫志义村,就是先辈要我们做什么事都要讲“仁义”,什么事都可以按“仁义”这个理去分辨。“仁义”的道理让刘吉辉一辈子都铭记在心里,遇到什么事最先想到的就是老父亲讲的“仁义”或“不仁义”。

  老刘细想这天最解不开的,就是推脱做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员的事。从自己的思想根子上来讲,是觉得已经当了村书记,管得事很多,对这个测防员不想干。同时在外面干多了事,自己的妻子在家就受累多。特别是妻子近来身体越来越不好,心中常有愧疚。

  正想着,老刘翻身看见床侧的妻子,正在往额头上抹着“清凉油”。每到湿寒重了,妻子就头疼,又不愿意去医务室,总是自己抹点清凉油治治。想来想去,老刘更是睡不着觉。

  平江县是湖南省自然灾害的多发地区。湖南北部最高的山峰慕阜山就在这里,特别是山高陡岭,风化的地质,多发山体滑坡,山石崩塌。一个晚上,他翻来覆去,正想这里,又反思那里,思想上不断地矛盾着。

  第二天一大早,刘吉辉就骑着摩托车冲向乡政府,毅然决然地签下了责任状。肩上已有500斤担子,再加100斤也扛得住。这份责任推给别人,就是不“仁义”,也丧失了自己是村里第一领头人的职责。

  志义村的人员并不多,才120多户人家500多口人,可分散在四、五平方公里的山地上,虽说每个人都有5分多的田地,但最大的一块田地都没超过三分,更多的是山林。由于人员居住太分散,刘吉辉每个家庭门口去看一眼,一天的时间都跑不完。

  2012年5月12日早晨5点钟,刘吉辉准时地起了床,他已经养成了习惯,特别是下雨的季节。刘吉辉穿上他那件红色的雨披,套上了高筒套靴就出了门,到离他家最近,而且又是近来危险最重的大垮上组村民辜峭波和空巢老人刘步真的家来巡检。

  在雨中走着,斜坡的公路上已有几十公分的水冲下来,刘吉辉心中有些发紧。他不停地提示自己:快些,再快些。刘吉辉是高个子,腿长步幅大,虽说雨声的动静很大,但刘吉辉在雨中的大步子仍能发出“咵咵”的声响,好像在提醒:可不能大意啊!

  一到辜峭波家边,看着那门上平日自己贴的防灾预灾宣传画和应急预案指示图,已被雨水冲得七零八落的,刘吉辉深感这两天的大雨水量过度了。他看到自己土法做的“雨量桶”的雨量已经超过了140毫米,心里更紧了,三跨两登地爬上了辜峭波家的后山,在两个监测点一看,吓了一跳!第一和第二监测点原来只有七、八公分的裂缝已经有了十几公分;地裂面积的长度也有原来的十几米,一下子超过了二十米。这符合参加乡政府组织的地质灾害培训班时,听到的典型灾害发生的前兆特征。这时,刘吉辉手机不断地响起。是的,刘吉辉头天下午就已接到省市国土局“橙色四级”预报,他打开手机又看到镇国土所所长的提示。

  刘吉辉立即跑到山脚下一看,不好!山脚下地缝里不断往外翻出浑浊的黄水。刘吉辉急了,马上吹响了自己的高音警笛,一面使劲地捶打辜峭波家的门。辜峭波家里三口人,俩口子和一个小孩,都还在睡觉。辜峭波睡眼惺忪地开门探出头来问有什么事?刘书记说:这么大的雷雨,你还睡得着觉,赶快起来,后山很危险,清理一点贵重东西,赶快带孩子去刘坨家去。刘坨是刘吉辉在大塝上按应急预案中布置的灾民紧急安置点。辜峭波立即就慌了,回屋叫起老婆和孩子,清理细软,一边还问还能多带点东西去吗?刘吉辉说,保护好老婆孩子最重要啊。

  这时村长刘军民已闻讯赶来,刘吉辉立即向国土所汇报,一边安排刘军民召集抢险小分队到别的受灾点巡查,一边冲进辜峭波的邻居刘步真的家里,叫醒两位老人。老人都是70多岁的高龄了,加上耳朵背,刘吉辉说了几遍有危险,要他们赶快离家。老人却说这里没什么呀,这么大的雨他们早年见多了。刘吉辉二话不说,立即叫来几个抢险队员,把两位老人抬出了老屋。老人嘴里还不停地念念叨叨的。

  20分钟后,镇国土所的人也赶来了。刘吉辉领着他们在山上山下的几个监测点都看了一遍,这时李冲副镇长也赶到了。大家商量了一下,一看表是7点40了,觉得还有一点时间,立即叫来几个抢险队员安排好人在山上照看,大家分头到刘家和辜家把一些电器抢救出来。

  8点56分,刘吉辉要大家停止从屋里搬东西,他亲自到附近村民家中清查一遍,看还有没有漏掉的人员。全体人员按照预案要求,撤离危险区20米以外。9点10分,文章前面的那一幕就出现了。在辜峭波家后山上,一声轰响,山体缓慢地向山下冲压了过来……

  在场的有县、乡政府的领导和30多名抢险小分队人员,还有十几个村民目睹了这一险情发生的全过程。

  在现场忙忙碌碌了一上午,救灾安置的事都安排好了。县里的领导正想找刘吉辉聊聊时,这时却找不到老刘了。一问刘军民才知道,刘吉辉在大塝上现场救治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原来刘吉辉早上出来后不久,大雨汇集成的洪水就冲进了刘吉辉家里的畜养圈。刘吉辉的爱人陈会辉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自己和女儿在极力抢救,连邻居也来帮忙,可没想到水一大,把圈舍给冲开了,牛呀猪呀都跑到山冲里去了,死活不明。邻居一着急,打了个电话给刘吉辉,谁知刘吉辉听完后,什么也话也没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设身处地的去想,刘吉辉能说什么呢?一边是自己关切的灾情户大难临头,一边是日日相守的妻女和家里的财产,随意割舍,谁就不是真正的男儿。所以大塝上组的灾情一稳定,刘吉辉就和刘军民打了个招呼,自己悄悄地回家救灾去了。临行前还专门交代千万不要惊动领导和现场的乡亲,自己去就够了。

  李冲副镇长听了刘军民的讲述,泪水都涌了出来:多好的同志呀!在平江三墩乡本是个多地质灾害的地方,可很少有村干部主动找乡里县里要这要那,很多小困难都是主动去克服,战胜了困难后,也都是尽量低调地处理。特别是干部自己家里的困难,大都是不吭不哈地埋在自己的肚子里。说白了,像刘吉辉这样的村干部每年全部收入还不到六千块钱,这只是他们在外跑生意年收入的零头,可一个个精明能干的人都放着在外挣大钱的事不做,而在村里来担惊受累的当一个“九品芝麻官”!

  刘吉辉说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他说:中国农民是一个最容易满足的阶层,因为他们出生的底子薄,吃饱穿暖了就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但长期的封建意识,让农民和农民的儿子都有一种深深的故土情怀,他们总觉得在外赚大钱并不光耀,而是要能够为自己生长的村子、为乡亲们做点事情,得到乡亲们的赞许才是最值得骄傲的。要知道不少在外面赚的第一笔钱,都用来回家盖个漂亮的小楼,都觉得这是“光宗耀祖”的事。作为党的基层干部,不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去满足从小到大看着我成长的长辈们的需求,那还有什么脸面呢?

  面对这位才四十多岁就已是满头的白发的汉子,谁的心里都会生出感动来。

  翻开刘吉辉的群测群防员监测记录档案本,那一页页工整的文字,每一行都是一个党员干部操费心血的真实写照。

  记者随便找来几行:

  2008年6月18日中午11时,巡查八组(大雨)住户刘拖夫和老伴正在午睡,巡查发现下山坡水流异常,领出老人夫妇,不到十分钟厨房和左厢房被水石冲塌,无人员伤亡;

  2012年4月23日,与李辉去小组监测点巡查,发现林继芳家农具房被冲塌,叫刘军民等6名党员帮助修建一天,无人畜伤亡;

  2012年5月12日下午,与刘河生去十组杨梅柳家的监测点巡查,发现家里堂屋有裂缝,立即叫出杨梅柳一家老小四口人,安置去村部。当天下午4时11分东房和堂屋内侧塌陷,无人员伤亡;

  ……

  这样的记录很多,可这些事对于刘吉辉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他们只要那一句最关键的话--“无人员财产损失”,他们的心里就满足了。

  山水衷情

  刘吉辉-湖南平江县志义村一个村级群测群防员

  一直记得一个村民向我们讲起群防员刘吉辉,他在山体垮塌之前,山上山下地爬着察看,山体崩塌时他浑身湿透了站在雨中,拉开双手像一个十字架把村民隔在危险区外面。他

  的真实、力量和使命感都体现在其中--还能说什么呢?

  “轰……!”声音沉闷而厚重,像一个巨人撑着懒腰全身骨头咯咯作响,山体膨胀似地往山下挤过来,辜峭波家的砖墙被冲力强大的泥石流穿越,临街的门吱地一声像撕纸片似地被扯了下来。屋里有一股白烟冒出,然后大量的泥土从屋里和两边墙外涌出,掩埋了公路的路面:一米、两米,冲出来的泥土覆盖了近十米的斜坡路面,冲到离马路对面的住房门只有三十、四十公分的地方,“泥龙”才停了下来,可山上的大小砾石还在零零星星地往下滚,砸在对街的房门上砰砰作响。

  辜峭波的爱人哇地一声哭了起来,身边的女孩也抱着爸爸妈妈哭了。旁边的十几个邻居都是年纪大的女性,不禁也老泪纵横。刘吉辉站在雨中,披着件枣红色雨衣,雨衣完全被风雨张开了,像一面战旗忽闪忽闪地。他浑身水淋淋的,却深深地吐出了一口气,因为他无法控制的山体滑坡,此刻基本定型了,他看看手表,全过程延续了16分多钟。

  雨还在下着,稀里哗啦地下着。雨水在刘吉辉的脸上敲打着滑过,似乎一再提醒着这位村里的当家人,冷静,再冷静!

  这时,辜峭波扯开妻子的手,准备向自家的房子冲过去,刘吉辉猛地大喊一声:现在别动!一纵身冲了过去,两手十字张开,像一个老母鸡在遇上老鹰俯冲时护着小鸡的样子:“等国土局的人来了再说!”

  雨裹着山里的泥,浑浊地在路面上翻动着石子。突然山上一块脸盆大的石头咚咚地从山上滚下来,敲响着山体、屋子的墙体,然后一弹起落在了马路上,又是几滚正好冲到了对面屋与屋间的缝隙中,咚地一下冲下了山谷,叮叮咚咚地发出一阵回响。刘吉辉又加大了嗓门喊着:都别乱动,会砸死人的!刘吉辉一米七八的身材,两手拉开直直的,就是一个铁打的十字架,警醒着身边的乡亲:这里是危险区啊!

  这是刘吉辉,湖南平江县志义村一个村级群测群防员,在事故危险的关键时刻挺身而出的形象。

  1976年,因为两分之差,刘吉辉没考上大学,回村务农。他一直认为:不论干什么,只要有利于社会的,就是有出息。他回村办起了畜牧场,做起了养牛养猪的行当。他一边在中国农业大学电大远程教育学习畜牧专业,一边以养猪养牛起家,栏进栏出每年收入不菲,没几年,就成为了全村致富的翘楚,被评选为县人大代表、“养殖优秀示范户”。

  刘吉辉十分得意的还是他生养了一对女儿刘铮、刘静,名字中都有一个“争”,就是要争强争胜。女儿很争气--亭亭玉立,从小就能歌善舞,在村里乡里都被传为佳话。老刘到县里市里去开会,他总是带着一对女儿,大街上一走,满街的“回头率”:谁家生出了这么水灵的闺女啊!“‘刘养殖’家的!”路人纷纷投来羡慕的眼光。人家都说,不知道是父亲指着女儿出名,还是女儿搭着父亲出名呢!其实当年那样的生活,作为一个中国农民,已经是很知足了。可村里的一件事情,让刘吉辉改变了他的生活方式与价值观念。

  1995年,刘吉辉积极参加村里的各种公益活动,还报名参加村主任的选举,很顺利地当选了村主任。他把村里有能力的人组织起来,教他们养猪、养牛,自己负责帮他们购种猪种牛,还负责成猪成牛销售,还向大家传授疫情防疫、医治病畜知识,让不少家庭劳力回归,得到了实惠。2000年刘吉辉当选了村党支部书记。

  2003年5月份,政府领导找到刘吉辉,说要让他担任村里的防灾救灾测防员,并拿出一份责任状,让他看看。刘吉辉认真地看了一遍,好像光责任就是十几条,特别是巡防检测的工作量很大。当时他心里有点犹豫,因为只要一答应下来,就是担着人命关天的大责任。他试问乡里的领导,能不能让村主任刘军民来担任这个工作,因为自己曾立下的“带领全村人民发展致富”的承诺,还刚刚起步,还有很多具体的工作要做。乡里的领导也同意他的看法,答应第二天去找村主任谈谈。

  如果刘吉辉不再提起这件事,也许他真的也就少了这份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员的工作。可是当刘吉辉向乡政府的领导说了自己不干这个工作后,心里立刻就后悔了。

  五月的平江幕阜山脉是雨季,特别是刘吉辉家所在的松峰尖大山,入夜冷热对比大,空气形成的山岚从沟谷中升起,山林处在朦胧之中。雨停了的大山里,留下了湿湿的闷热。

  刘吉辉一直在想,虽说前些年靠养殖挣了一些钱,可一直用于赡养老人,养育女儿,连家里的屋子也没修缮一下,现在还是山里的土坯房。刘吉辉从小就养成了一个习惯,每夜躺在床上的第一件事,就是细想当天什么事做得好,什么事做得不好。小时候他做事常常喜欢在老父亲面前去分辨。老父亲有句话:我们村叫志义村,就是先辈要我们做什么事都要讲“仁义”,什么事都可以按“仁义”这个理去分辨。“仁义”的道理让刘吉辉一辈子都铭记在心里,遇到什么事最先想到的就是老父亲讲的“仁义”或“不仁义”。

  老刘细想这天最解不开的,就是推脱做地质灾害群测群防员的事。从自己的思想根子上来讲,是觉得已经当了村书记,管得事很多,对这个测防员不想干。同时在外面干多了事,自己的妻子在家就受累多。特别是妻子近来身体越来越不好,心中常有愧疚。

  正想着,老刘翻身看见床侧的妻子,正在往额头上抹着“清凉油”。每到湿寒重了,妻子就头疼,又不愿意去医务室,总是自己抹点清凉油治治。想来想去,老刘更是睡不着觉。

  平江县是湖南省自然灾害的多发地区。湖南北部最高的山峰慕阜山就在这里,特别是山高陡岭,风化的地质,多发山体滑坡,山石崩塌。一个晚上,他翻来覆去,正想这里,又反思那里,思想上不断地矛盾着。

  第二天一大早,刘吉辉就骑着摩托车冲向乡政府,毅然决然地签下了责任状。肩上已有500斤担子,再加100斤也扛得住。这份责任推给别人,就是不“仁义”,也丧失了自己是村里第一领头人的职责。

  志义村的人员并不多,才120多户人家500多口人,可分散在四、五平方公里的山地上,虽说每个人都有5分多的田地,但最大的一块田地都没超过三分,更多的是山林。由于人员居住太分散,刘吉辉每个家庭门口去看一眼,一天的时间都跑不完。

  2012年5月12日早晨5点钟,刘吉辉准时地起了床,他已经养成了习惯,特别是下雨的季节。刘吉辉穿上他那件红色的雨披,套上了高筒套靴就出了门,到离他家最近,而且又是近来危险最重的大垮上组村民辜峭波和空巢老人刘步真的家来巡检。

  在雨中走着,斜坡的公路上已有几十公分的水冲下来,刘吉辉心中有些发紧。他不停地提示自己:快些,再快些。刘吉辉是高个子,腿长步幅大,虽说雨声的动静很大,但刘吉辉在雨中的大步子仍能发出“咵咵”的声响,好像在提醒:可不能大意啊!

  一到辜峭波家边,看着那门上平日自己贴的防灾预灾宣传画和应急预案指示图,已被雨水冲得七零八落的,刘吉辉深感这两天的大雨水量过度了。他看到自己土法做的“雨量桶”的雨量已经超过了140毫米,心里更紧了,三跨两登地爬上了辜峭波家的后山,在两个监测点一看,吓了一跳!第一和第二监测点原来只有七、八公分的裂缝已经有了十几公分;地裂面积的长度也有原来的十几米,一下子超过了二十米。这符合参加乡政府组织的地质灾害培训班时,听到的典型灾害发生的前兆特征。这时,刘吉辉手机不断地响起。是的,刘吉辉头天下午就已接到省市国土局“橙色四级”预报,他打开手机又看到镇国土所所长的提示。

  刘吉辉立即跑到山脚下一看,不好!山脚下地缝里不断往外翻出浑浊的黄水。刘吉辉急了,马上吹响了自己的高音警笛,一面使劲地捶打辜峭波家的门。辜峭波家里三口人,俩口子和一个小孩,都还在睡觉。辜峭波睡眼惺忪地开门探出头来问有什么事?刘书记说:这么大的雷雨,你还睡得着觉,赶快起来,后山很危险,清理一点贵重东西,赶快带孩子去刘坨家去。刘坨是刘吉辉在大塝上按应急预案中布置的灾民紧急安置点。辜峭波立即就慌了,回屋叫起老婆和孩子,清理细软,一边还问还能多带点东西去吗?刘吉辉说,保护好老婆孩子最重要啊。

  这时村长刘军民已闻讯赶来,刘吉辉立即向国土所汇报,一边安排刘军民召集抢险小分队到别的受灾点巡查,一边冲进辜峭波的邻居刘步真的家里,叫醒两位老人。老人都是70多岁的高龄了,加上耳朵背,刘吉辉说了几遍有危险,要他们赶快离家。老人却说这里没什么呀,这么大的雨他们早年见多了。刘吉辉二话不说,立即叫来几个抢险队员,把两位老人抬出了老屋。老人嘴里还不停地念念叨叨的。

  20分钟后,镇国土所的人也赶来了。刘吉辉领着他们在山上山下的几个监测点都看了一遍,这时李冲副镇长也赶到了。大家商量了一下,一看表是7点40了,觉得还有一点时间,立即叫来几个抢险队员安排好人在山上照看,大家分头到刘家和辜家把一些电器抢救出来。

  8点56分,刘吉辉要大家停止从屋里搬东西,他亲自到附近村民家中清查一遍,看还有没有漏掉的人员。全体人员按照预案要求,撤离危险区20米以外。9点10分,文章前面的那一幕就出现了。在辜峭波家后山上,一声轰响,山体缓慢地向山下冲压了过来……

  在场的有县、乡政府的领导和30多名抢险小分队人员,还有十几个村民目睹了这一险情发生的全过程。

  在现场忙忙碌碌了一上午,救灾安置的事都安排好了。县里的领导正想找刘吉辉聊聊时,这时却找不到老刘了。一问刘军民才知道,刘吉辉在大塝上现场救治时,接到了家里的电话。原来刘吉辉早上出来后不久,大雨汇集成的洪水就冲进了刘吉辉家里的畜养圈。刘吉辉的爱人陈会辉为了不影响丈夫的工作,自己和女儿在极力抢救,连邻居也来帮忙,可没想到水一大,把圈舍给冲开了,牛呀猪呀都跑到山冲里去了,死活不明。邻居一着急,打了个电话给刘吉辉,谁知刘吉辉听完后,什么也话也没说,就把电话给挂了。

  设身处地的去想,刘吉辉能说什么呢?一边是自己关切的灾情户大难临头,一边是日日相守的妻女和家里的财产,随意割舍,谁就不是真正的男儿。所以大塝上组的灾情一稳定,刘吉辉就和刘军民打了个招呼,自己悄悄地回家救灾去了。临行前还专门交代千万不要惊动领导和现场的乡亲,自己去就够了。

  李冲副镇长听了刘军民的讲述,泪水都涌了出来:多好的同志呀!在平江三墩乡本是个多地质灾害的地方,可很少有村干部主动找乡里县里要这要那,很多小困难都是主动去克服,战胜了困难后,也都是尽量低调地处理。特别是干部自己家里的困难,大都是不吭不哈地埋在自己的肚子里。说白了,像刘吉辉这样的村干部每年全部收入还不到六千块钱,这只是他们在外跑生意年收入的零头,可一个个精明能干的人都放着在外挣大钱的事不做,而在村里来担惊受累的当一个“九品芝麻官”!

  刘吉辉说的一段话很有代表性。他说:中国农民是一个最容易满足的阶层,因为他们出生的底子薄,吃饱穿暖了就没有什么特别高的要求。但长期的封建意识,让农民和农民的儿子都有一种深深的故土情怀,他们总觉得在外赚大钱并不光耀,而是要能够为自己生长的村子、为乡亲们做点事情,得到乡亲们的赞许才是最值得骄傲的。要知道不少在外面赚的第一笔钱,都用来回家盖个漂亮的小楼,都觉得这是“光宗耀祖”的事。作为党的基层干部,不能够用自己的能力去满足从小到大看着我成长的长辈们的需求,那还有什么脸面呢?

  面对这位才四十多岁就已是满头的白发的汉子,谁的心里都会生出感动来。

  翻开刘吉辉的群测群防员监测记录档案本,那一页页工整的文字,每一行都是一个党员干部操费心血的真实写照。

  记者随便找来几行:

  2008年6月18日中午11时,巡查八组(大雨)住户刘拖夫和老伴正在午睡,巡查发现下山坡水流异常,领出老人夫妇,不到十分钟厨房和左厢房被水石冲塌,无人员伤亡;

  2012年4月23日,与李辉去小组监测点巡查,发现林继芳家农具房被冲塌,叫刘军民等6名党员帮助修建一天,无人畜伤亡;

  2012年5月12日下午,与刘河生去十组杨梅柳家的监测点巡查,发现家里堂屋有裂缝,立即叫出杨梅柳一家老小四口人,安置去村部。当天下午4时11分东房和堂屋内侧塌陷,无人员伤亡;

  ……

  这样的记录很多,可这些事对于刘吉辉他们来说都是“家常便饭”。他们只要那一句最关键的话--“无人员财产损失”,他们的心里就满足了。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