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找矿突破战略行动 > 评论

集科技智慧 寻地下宝藏——省第八地质大队809钻机采用定向钻探技术找矿见闻

2014-01-22      来源:海峡资源报     作者:吕洪荣 吴灿辉 李 霞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2014年元旦,在随处可见的新年气氛中,笔者跟随龙岩市总工会与省第八地质大队领导驱车前往马坑外围石岩坑矿区,慰问节假日仍坚守钻探岗位的钻探工人,同时对该队809钻机采用定向钻探技术的情况进行采访。

  在现场,笔者听到呼呼的寒风中,23米高的钻塔棚顶发出啪啪声响,看到几位穿着橘黄色工作服的工人正在钻机旁紧张地忙碌着……

  定向钻探寻宝藏

  位于新罗区曹溪镇崎濑村深山密林里的马坑外围石岩坑矿区ZK7525钻孔是在ZK7721孔同一位置上通过JTL-40GX光纤陀螺测斜仪测得实际钻孔空间位置,确定定向方位后,再通过螺杆钻具同径钻进来实现。这是省地质八队809钻机运用科技智慧,实施定向钻孔寻找地下宝藏的一个创举。

  这个在外行人看来无法实施的工程,经过809钻机专业技术人员对ZK7525孔经过20多次定向钻进,不断修正钻孔方位,并有限度地增加钻孔顶角来实现对钻孔轨迹的可控钻进。在不到一年的时间内,现已初步查明一层厚度达9米多的铁矿体,且有望提交一处大型铁矿,从而使该队于2013年初提出的“早见矿、见大矿”这一目标取得突破性进展。

  据现场专业技术人员介绍,实施定向钻孔,就好比ZK7721孔是一枝笔直的树杆,而ZK7525孔是这个笔直树干上的一个分叉,且这个分叉是在专业技术人员规定的方位沿着一定的角度来进行的。其最大意义在于钻孔轨迹可以由技术人员控制,叫它往哪里打就往哪里打。比如原来需要在一处陡峭的山上布置一个直孔,如果遇到上部地层难以施工,地勘技术人员可以在山脚下打个定向孔穿过去,也可以在复杂的地层中打直孔,待地层稳定后再结合定向孔打分支孔,这样既节约了搬迁平整土地的费用,又有效地提高了钻进效率。

  “王牌”机组挑大梁

  2013年1月,由省地质八队809钻机具体负责组织设计及实施定向钻孔技术。说起这个机组,在该队也算得上是“王牌”机组。2006年度该机组曾获得队“先进班组”荣誉称号,机长蒋锦春2004年8月获得全国国土资源系统“工人技术能手”称号,副机长邹道清于2011年10月获得第一届全国地勘钻探职业技能大赛福建赛区第二名,同年11月获得第一届全国地勘钻探职业技能大赛优秀奖。

  位于华南褶皱区东部,闽西南拗陷带东南靠政和—大埔断裂带的马坑矿区,地层自然造斜严重,这就给定向钻进带来很大困难。在实施定向钻孔过程中,809钻机组面临着钻孔成孔后稳定性差、钻孔自然造斜严重、定向钻进难度大等困难,尤其是在ZK7525孔钻入500米至520米孔段时,由于坍塌严重,多次采用旋喷灌注,仍未达到预期效果。在地勘公司技术人员和机组人员的共同努力下,通过现场研判和地面多次试验,决定采用直径3~5毫米铸模喷嘴,从而使旋喷效果得到加强,钻孔顺利穿过该坍塌底层。从而为今后深部矿体勘查,特别是钻孔中上部孔段地层复杂,外部环境恶劣,如陡峭山顶或山坡等施工提供了有价值的借鉴。

  2013年5月,由中国地质大学(武汉)姚爱国教授带领的科研团队来到ZK7721孔开展随钻测量试验。

  同年8月30日,国土资源部钻探公益性科研项目《福建马坑铁矿钻探技术应用示范与科研基地建设》课题研究报告结题会议在省地质八队召开。会前,省地质矿产勘查开发局党组成员、总工程师陶建华等前往马坑外围石岩坑矿区了解定向钻孔施工情况,与钻探管理人员共同探讨定向孔钻孔轨迹设计及相关钻探技术难题的解决办法。

  同年12月31日,ZK7525孔定向钻进至972.84米,初步探明一层铁矿体,矿体厚度达9米多。该队队长赖桂林、党委书记袁永林在获悉该钻孔见矿后,第一时间驱车前往石岩坑,查看含矿岩芯,了解定向孔施工具体情况,并要求地勘公司及时收集钻孔数据,严格按照原定钻孔设计方案施工,为地质找矿工作提供坚强的钻探技术支撑。

  甘于寂寞乐奉献

  这些常年生活、工作在大山里的地质人,他们是如何忍受着常人难以忍受的孤独和寂寞,忍受着与亲人聚少离多的日子;又是怎样攻克了一个个技术难题,突破了一个个技术瓶颈,找寻到蕴藏在地下的宝藏。带着疑问,1月8日下午临近下班时间笔者再次来到了809钻机驻地。

  夜幕降临后的深山一片寂静。展现在笔者眼前的是两排简易的工棚,左侧是厨房及活动室,右侧是职工宿舍。说是职工宿舍,其实是用钢架搭成的简易工棚,有3个房间,每个不足8平方米的房间里,摆着4个上下铺的床铺。机长蒋锦春一个人“享受”的单人间里,摆满了各种施工用具,因为条件所限,他的电视机只能委屈地挂在蚊帐内靠墙的床头一侧。

  在这个只有10个人的机组中,有高级工4人、中级工1人。属虎的蒋锦春给笔者的感觉就是他身上有着一股虎虎生风的性格。他说受父亲和兄长的影响,1978年开始从事钻探工作,这一干就是35年。在交谈中,他和笔者谈得最多的就是安全生产任何时候都不能放松,作为机台负责人,他经常对钻机人员进行安全教育,让全机人员有良好的安全意识。 

  脸庞黝黑,一副眼镜架在略显精明的脸上刻满沧桑,看上去要比他28岁的实际年龄成熟许多的邹道清,是809钻机副机长。他告诉笔者,他们的工作场所都在荒山野岭,通常一呆就是数月,注定要过“寂寞人生”。空心钢管、扳手、钻头,是他们工作的“三大件”。为了精确取样,无论蹲着、站着还是弯腰猫着,一个姿势经常要保持三四个小时。邹道清说,他好不容易交了一个女朋友,几个月才能见一次面,担心最后会吹掉。

  同是1959年9月出生的贺培辉和彭宝庆都是今年9月即将退休的老钻探工人。他俩告诉笔者,地质勘察是一个非常艰苦的职业,只有耐得住寂寞、受得了长期两地分居才能做好本职工作。他们说地质钻探队员长期在野外,高温暑期站在钻塔上,既要忍受蚊虫叮咬,又恨不得只穿裤衩干活;而一到冬天,炊事员送饭到钻机上饭菜全是冷的。

  阳光帅气、身高1.75米的李赟是一个标准的80后,面对笔者多次提问在这里工作苦不苦,他说不苦是假的,白天还好,晚上回到驻地,连澡都不想洗就想上床休息。长年驻扎在深山密林里,没有节假日没有星期天,尤其是看到远处灯火辉煌,心里有时还是感觉很孤独。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背起了我们的行装,攀上了层层的山峰,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找出富饶的矿藏……”809钻机的10名钻探工人用坚强的意志和甘于寂寞的品质谱写着一曲《勘探队员之歌》。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