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找矿突破战略行动 > 评论

中国矿业报:甘肃省地矿局第一地质矿产勘查院青海项目部工作纪实 背着馒头上山 背着石头下山

2013-12-30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张树奎 柳小军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甘肃省地矿局第一地质矿产勘查院近年来按照“走出陇东南、拓展省外市场”的发展思路,主动出击,抢抓国家实施青藏专项机遇,大力开辟和拓展青海省资源勘查市场。通过立项、投标等途径,该院先后于2012年、2013年中标青海省德令哈市拜兴沟地区6幅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和青海省玛沁县江让多地区4幅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这两个项目的实施,为该院开展省外地质勘查工作迈出了坚实一步。

  一年多来,两个项目部人员的工作、生活情况怎么样?近日,带着对雪域高原职工的牵挂,笔者随该院工作组走进了这个陌生的雪域高原。

  8月27日,天蒙蒙亮,由该院院长丑永魁带领副总工程师兼地勘所所长牛海平组成的6人野外工作组,满载着慰问品,向本次检查的第一站青海省玛沁县驶去。

  玛沁县隶属于青海省果洛藏族自治州。由该院承担的玛沁县江让多地区4幅1∶5万区域地质矿产调查项目工作区位于阿尼玛卿雪山北,平均海拔4000米。区内因山高水险,气候恶劣,极少有固定居民点。大部分地段沟谷深切,物资转运全部靠牦牛、马匹驮运,交通极为不便,区内山脉主脊常年积雪。

  听说工作组要来,玛沁项目部的人员早早地就等在门口。下车后,丑永魁迎上去与大家一一握手,一句“兄弟们,你们辛苦了!”饱含着浓浓的深情。

  工作组成员听取了玛沁项目负责人龙登红对项目开展情况及遇到的问题的汇报。在听取汇报后,丑永魁代表院领导班子向奋战在雪域高原的地质队员表示亲切的慰问,对项目开展以来的各项工作给予充分肯定。他对项目部惟一的60后总工办副主任马彪说:“一定要把年轻人带好,把后勤保障工作做好,要尊重少数民族地区的风俗习惯。”同时,他叮嘱大家,在高原地区,一定要注意安全,保护好自己。

  玛沁项目部职工及雇工加起来有80多人,大部分是80后的年轻人,很多人都是第一次上高原作业。8月3日,全体人员乘火车从天水出发,经过两天的行程到达工区。初次到高原,大家都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气短、胸闷、头痛等症状。经过几天的休整,大家渐渐地适应了高原环境,野外作业于8月8日正式拉开了序幕。

  高原的天气如同顽童的脸,一日三变,十里不同天,阳光、降雨、雪花可以同时在一天内出现,他们在这样恶劣的天气下,战严寒,斗酷暑,抗低氧,顽强工作。半个月下来,他们的脸变黑了,变瘦了,但野外记录本里密密麻麻记着的各种地质现象增多了。

  玛沁项目负责人龙登红被大家亲切地称为“红灯笼”,他是2011年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的农村小伙子,去年结完婚还没来得及度蜜月,就赶到青海参与院里第一个青海项目,这也是他第一次担任矿调项目负责人。怀着对工作的忐忑不安及对怀孕妻子的无限愧疚,他依然选择留在高原,只有在空闲时,他会用QQ给妻子留言:“对不起了,老婆……”

  玛沁项目从标书的编写到项目部组建得到了该院领导的高度重视。该院院长丑永魁和总工程师胡晓隆亲自跟踪督导,针对人员、设备等相对不足的情况,多次组织召开相关会议进行了研究和协调,采购了野外用车、发电机、数据采集仪、GPS、卫星电话、笔记本电脑、帐篷等设备。从机关和其他项目部抽调身体好、业务精的专业技术人员,组成野外作业小分队。同时,该院与甘肃工业职业技术学院签订了校企共建协议,为该项目争取到了二十多名实习的学生。这次合作是该院与高校就人才、师资、培训等方面的首度合作,也是地勘单位在发展中面对人才短缺的又一尝试。双方通过共建协议,既解决了单位在发展中技术人员短缺的问题,又为即将毕业的大学生提供一个锻炼的舞台,真正实现校企双赢。

  在离玛沁项目60千米的地方是该院物探部驻地。这是一个年轻人的世界,一群80、90后员工就住在这里,他们灿烂的笑容感染了工作组。整齐的帐篷和帐篷内清洁的环境,让人们不得不刮目相看这群年轻的地质人。项目负责人吴琼同样也是80后,是该院近几年引进的本科生之一,现在已经成长为技术骨干。大家围在工作组成员物探高级工程师鲍世才的周围,拿着一张张解译图件,仔细向他询问。

  在雪域高原爬山很不容易,尤其对初上高原的人来说,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但是对于物探的队员们来说,他们却要背着几十斤重的仪器爬山。有时为了保证可控源能够顺畅地靠近偏移点位,进行激发作业,他们必须来来回回奔走巡视,几个来回下来,呼吸急促,汗流如注,衣服出现大片汗渍,犹如画上了一张张“地图”。

  当工作组返回玛沁驻地时,已是晚上10点了。经过连续几天的奔波,工作组的成员开始出现强烈的高原反应,躺在床上夜不能眠,但想起年轻的地质队员还要在这么艰苦的条件下作业,任何苦都不觉得苦。

  告别了玛沁项目部后,工作组又驱车前往下一个项目部——德令哈。8月30日,经过8个小时的行进,项目组抵达德令哈市时已是晚上的7点,距离德令哈项目工区还有230千米。由于前往工区的路面是砂石路面,崎岖不平,车子最快只能每小时走50千米,为了保证大家的安全,工作组建议就地休整,第二天再继续赶路。

  晚上,丑永魁不时地看看外面的天空,嘴里默默地念叨着: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坐在床边,去年惊险的一幕又浮现在他的眼前:2012年8月,他带领的工作组经过充分准备,从天水赶到德令哈看望项目组成员时,突遇极端天气,工区连降暴雨,泛滥的八音河冲毁了道路,将工作组阻挡在八音河边。逗留了几天之后,洪水依然没有退去的迹象,副总工程师牛海平不甘心就这么回去,曾想绕道过去,但终究未能成功,只好遗憾返回。后来,他们通过卫星电话得知大家平安,悬着的一颗心才落下,工区被困人员是在地方政府的帮助下才得以撤离的。

  第二天清晨,工作组出发前往工作区域,渡过八音河,他们就感觉从绿色的草原一下子到了戈壁荒原,路上荒无人烟,只有越野车卷起的滚滚黄尘和偶尔有受到惊吓的黄羊疾驰而过。

  中午时分,途经美丽的哈拉湖,湛蓝的湖水倒映着皑皑雪山,让人不由得感叹大自然的鬼斧神工,荒芜的高原上竟有如此美丽的地方。

  这次天公作美,万里无云,虽然路途颠簸,高原反应强烈,但离工区越来越近了,大家的心情也变得好了起来,在车上有说有笑,连日来的疲惫一扫而光。终于,看到远处的帐篷, 一勘院青年突击队的旗帜迎风飘扬。

  德令哈项目负责王国华介绍,这里的19名专业技术人员大多数是近几年毕业的大学生,技术负责贾祥祥和炳明明,一个毕业于长安大学、一个毕业于中国地质大学(北京)。在高原的风沙和强烈的紫外线作用下,他们看起来比同龄人要成熟一些。望着这群可爱的年轻人,丑永魁感慨地说:“兄弟们,我对不起大家,今天才代表院领导来看望你们。”他同时向大家传达了今年上半年经济运行情况,并对项目部提出了殷切的期望,鼓励大家克服困难,努力工作,为地质找矿工作做出新的贡献。零距离的交流,拉近了工作组与野外工作人员的距离。大家吃着从家乡天水带来的梨和葡萄,心里甜滋滋的。

  副总工牛海平与技术人员进行了交流,对发现的一些找矿线索进行梳理,并对下一阶段工作的开展进行指导。总工办工程师苏永红就大家在数字填图方面遇到的问题一一解答。

  2012年7月~8月,德令哈地区遇到多年未遇的极端天气,连降暴雨,洪水泛滥,道路冲毁,不仅无法工作,而且对人员安全造成极大威胁,致使野外作业停工一个月。面对着发生的这一切,项目部人员没有退缩,他们克服恶劣环境、洪水灾害、高原恐惧症等多种困难,以顽强拼搏的精神,取得了初次在青藏高原工作的初步成绩。由于耽误了工期,今年4月初他们就出队了,那时高原还处在冰冻期。项目部司机小吴说,他每次给山上送给养,要凌晨2点出发,因为那时道路还冰冻着,到了中午,阳光的照射会使冰融化,极易使车辆陷入泥泞。到了下午,寒风又会让路面冰冻,于是他经常是早出晚归,来回12个小时路程,他一周要跑三趟。

  在德令哈项目驻地,窗台上、墙根上、架子上摆满了各种形状的石头,队员们给工作组介绍矿石的时候,除了专业术语,看见最多的就是颜色,这些在外行人看来灰灰的石头,在他们眼中却有万般色彩。

  地质工作是个枯燥、重复性很强的工作。每天天一亮,他们就背着地质包上山了。军绿色的地质包里少不了的是地质三大件:罗盘、地质锤、放大镜。包里还会放几个馒头,饿了啃馒头,渴了喝泉水。下山时,包里则塞满了石头。他们自嘲说,这是“背着馒头上山,背着石头下山”。

  正是这样一个团结、友爱的集体,在各自平凡的岗位上,做出了不平凡的业绩。截至8月底,项目部共完成710平方千米水系测量,采集样品4106个,完成水系沉积物测量1920平方千米,采集水系样9613个,完成1∶2000地质剖面20千米,1∶5000岩体剖面20千米,1∶5万数字地质调查750平方千米……这一组组数字的背后留下的是一串串艰辛的脚印,洒下的是青春和智慧的汗水。

  在返程的路上,大家都有些沉默。6天时间里,工作组行程4500多千米,虽然艰辛,但与坚守在高原的年轻地质人相比,这算得了什么?

  一位工作组成员说:“青海的地质工作者是最艰苦的,他们从事着最艰苦的行业。他们在地质找矿中,脚踏实地,默默耕耘,表现出了极大的忍耐力和极大的奉献精神,值得全院职工尊敬和学习。”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