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专题 > 地质 > 找矿突破战略行动 > 地质人风采 > 浙江地质七队

丽水日报:《地质铁汉陈升立》

2012-06-21      来源:丽水日报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要在创先争优活动中,大力发掘、宣传地勘人的精神风貌。

  ——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

  要大力宣传地勘人的精神风貌,竭诚关心地勘人的工作和生活,积极推进我省地质找矿工作。

  ——省委书记赵洪祝

  地质七大队的同志们长期远离家人,扎根山区,跋山涉水,披星戴月,心甘情愿找矿,默默无闻付出,为我市经济社会发展、为我国地矿事业作出了很大的贡献。

  ——市委书记卢子跃

  

  地质铁汉陈升立

  

  “陈升立,你别一根筋!我都出你50万年薪了,你还守着一个‘破饭碗’,干什么?跟我干!”不久前,一位姓吕的老板再次刺激陈升立。

  “搞地质的,都是一根筋!你开再高的价码,我也拒绝!”陈升立斩钉截铁地说。

  陈升立说完这些话,带上准备好的地质锤、放大镜、罗盘,还有干粮,雄赳赳气昂昂地奔向山野探矿去。

  看着远去的丈夫,陈升立的妻子鼻子猛地一酸,眼窝一下就潮湿了。她轻轻地对孩子说:“为了地质,你爸把命都拼上了!”

  此时,山野的风听到这里,跟着崇敬地笑了。其实说到底,还是山野的风最懂陈升立,因为山野的风会轻轻地陪着他在山坳里静静地呼吸清凉的空气,悄然地陪着他去实践“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的地质“三光荣”精神。

  看到这里,马上有人会问:“陈升立是谁?”

  熟悉的人马上回答:此人肤色黝黑发亮,十足的“非洲气质”,在人群中皮肤最黑的那个就是。

  陈升立,湖南人,1992年从成都地质学院毕业,分配到丽水工作,之后一直从事地质找矿工作。19年过去了,当年那个迈出橘子洲头的青年,已变成一位伫立瓯江之畔的中年人;当年那位由老一辈地质工作者带着的青涩的年轻学子,已成长为一位独当一面的地质高级工程师。现在,他是浙江省地质勘查局第七地质大队一分队的队长。

  19年来,陈升立有资格在杭州购买经济适用房,却被他婉言退回了,现仍住在丽水基地的旧房里。他给出的理由很简单,想在探矿上出成果,在地质队里会有比较好的基础,有问题大家可以一起商量……

  19年来,陈升立步行的山路超过5万公里,穿破了无数双鞋子,摔过无数个跟头。在许多荒无人烟的大山深处,为了地质勘查工作,他常常只能“滚着下山”,无数次和毒蛇野兽面对面。最严重的一次,他的脖子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后,皮肤大块大块溃烂脱落,连续一个月穿不上衬衣……

  19年来,无论刮风下雨、严寒酷暑,他每年大部分的时间坚守在人迹罕至的大山里,在丽水市先后发现了遂昌横坑坪、坑西萤石矿、遂昌徐村铅锌矿等,潜在经济价值超过80亿元……

  

  献身地质事业的铁汉

  ——走过生与死的边缘,他有所顿悟,地质人先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然后什么苦都不怕了……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一头撞进浙西南大山的怀抱里,那是3月底的一个上午。

  从丽水市区出发到龙泉东北部的铅锌多金属矿区,汽车在盘山公路上开了足有3个小时。一路上,山中松林深处的涛声伴着清风徐徐袭来,春游的鸟儿偶尔扑棱着翅膀从我们头顶上擦过……跟我同行的沉稳的陈升立边走边说,“矿区都藏在深山里。一线地质工作者,一个月也进不了几次城。”

  在采访之前,我就听说“有女嫁了地质郎,一年四季守空房”, 地勘人长年在野外勘探,远离家人,住的是窝棚,喝的是山水,工作生活十分艰辛,自嘲“远看像逃难的,近看像讨饭的,细看是找矿的”。因此我一路在纳闷:陈升立为什么要选择这个职业呢?

  直面记者的疑问,陈升立坚定地回答:“地勘精神决定一切!我的志向是摘掉浙江资源小省的帽子,在浙江找出大矿、找到富矿,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

  铮铮铁汉,这样说,这样做!

  1992年,陈升立从成都地质学院毕业后,直接来到丽水。这一干,就是19年。刚入行时,师傅手把手地教他野外调查、绘图、写报告……每一项工作都指点到位,师傅教得用心,他学得快。短短时间,他已经能够独立完成分派的任务。

  此后,熟悉业务的陈升立每天带着馒头和咸菜,一头扎进丽水各个叫得上名或叫不上名的深山里,记录岩石岩性,观察断层、裂隙,寻找矿产踪迹。每天清晨上山,密密麻麻记下几十页地勘笔记后,晚上下山租住在山脚下的农家里。

  说着这些话,我和陈升立静静地站在山岗上,寂寞的空气里,我体会到了陈升立坚强的生命背负着希望。

  眼前嫩嫩的绿色点缀在稀疏的树杈间,春的期待一如既往地盘踞寂寞的山头,一种信念始终抱着坚强,守候在掠过的风中,春的感觉依然伴着坚韧在这个无人的山头漫开、漫开……陈升立告诉我,每天他的地质包里不能少的是“老三样”:罗盘、放大镜、地质锤,还放着几个馒头。饿了,吃几个馒头喝几口山里的泉水,就是中饭。“我们的工作就是背着馒头出去,背着石头回来。”

  地质勘查是一项严谨科学的工作,必须到野外收集详实的地质资料,勘查路线延伸到无人光顾的荒山野岭,作为地勘人的他,在“无人区”踏出了一条条的新路。“有时候灌木和杂草长得实在太密了,50多米的路得花半个小时。碰到野猪、蛇,那是家常便饭。回到家,常常满身伤痕。”

  1998年秋天,陈升立等人勘探的导流洞进口高边坡发生较大塌方,他们去现场勘察,几个人刚翻到另一个山梁,正在现场讨论下一步的治理方案,刚才测量过的一条裂缝再次撕开“大口”,土方、滚石从坡顶飞泻而下。几个人手拉手迎面贴在陡峭的岩壁,不敢回头,不敢睁眼,碎块和飞石翻过山梁,擦着大家的肩膀落入高高的山谷,所幸的是没有人被砸伤。

  地质工作是所有工程建设和矿产开发的基础工作,没有地质人担任“探险先锋”,一切开发和建设就无从谈起。走过这次生与死的边缘,陈升立突然顿悟道:“地质人,先将自己的生死置之度外,然后,什么苦都不怕了。”

  “我们满怀无限的希望,为祖国寻找丰富的矿藏……” 说到这里,陈升立的两眼冒着泪花,雄赳赳气昂昂地唱起了《勘探队员之歌》。

  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找矿立功为荣的铁汉

  ——从他黝黑的脸庞上,我看到了一种精神像金子一样闪光,那就是以找矿立功为荣!他谈论最多的是精神与光荣,这是支撑他坚守岗位的动力……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深山,下雨的夜晚。

  陈升立脱下鞋,光着起泡的脚蹲在宿舍里。

  他目前负责的另一个项目位于遂昌县云峰镇天堂萤石矿区,他把一个废弃的小学校舍简单打扫一下就作为宿舍。两个啤酒箱就是凳子,房间里唯一的电器是一盏白炽灯。平常的生活里,炒点青菜就是一餐,遇见好心的老乡给个竹笋,就算是开小灶了。栏杆上晾着沾满机油和泥土的工作服,木板床下垫的是厚厚的稻草,房里房外满满的都是矿石样本。陈升立告诉我,这里的生活条件已经不错了,至少泥土墙还能挡风,比帐篷强。

  夜晚,我和陈升立面对面地交谈。山里的风,从窗外偷偷地袭进来,放眼窗外,对面有好多山,一座接一座到天那边。白天我看到半山腰有一条泥土公路,此时只是一片黑暗。我听得见的是不知名的动物的鸣叫,雨水顺着瓦片从屋檐滴落下来……

  在绵绵的雨丝里,我看到了陈升立19年来的努力,是他带队在遂昌一带探明了两个大型萤石矿,探获萤石资源近300万吨。地勘人说,找矿看似有很大偶然性:“一脚踢出个黄铜矿,一榔头敲出个大钼矿,一泡尿浇出个铅锌矿”。其实,每发现一个矿脉都需要大胆猜测、精深的专业知识、长期艰苦工作以及家庭的包容。

  1999年底,国家地调局重点项目——遂昌县黄沙腰萤石矿调查与评价项目上马。黄沙腰位于遂昌县西南部,平均海拔1000米以上,工作条件极其艰苦。当时,地质找矿正处于低迷期,很多原来从事地质工作的人已经转行,队伍力量严重不足,一个人需要承担以往好几个人才能承担的工作。到这么艰苦的地方工作,很多人都不愿去……

  这时候,陈升立二话没说,挺身而出,坚定地说:“别人不去,我去!”

  工作区范围大,高山纵横,群山连绵,村庄分布稀少,交通给养极为困难。陈升立和队员们租住在当地老乡家里,每天早上7时左右出发,在矿区内开展地质填图和路线踏勘。一路上往往要翻越多座大山,在毫无路径可走的高山上每爬3米,相当于平地步行上百米所付出的力气,可陈升立和队友们仍顽强地坚持着。

  “在山头上一待就是几个月,工作强度又大,吃得消吗?”我吃惊地问。

  “习惯了!”陈升立轻描淡写地说道。

  在黄沙腰萤石矿调查,陈升立步行的山路超过1万公里。因为山路崎岖,他穿破了多双鞋子,摔过无数个跟头。在许多根本没路的大山深处,为了勘察和记录,他常常只能“滚着下山”。因为人迹罕至,他无数次和毒蛇野兽面对面。最严重的一次,他的脖子被不知名的蚊虫叮咬后,皮肤大块大块溃烂脱落,连续一个月穿不上衬衣。

  对此,他没有叫一声苦!

  上山好说,工具包轻便。陈升立说,下山的时候,采集了一堆石头标本,重得很,有时候有几十斤重,背在肩上压得慌,想扔掉几块又舍不得。有时山上作业,什么危险都有。比如说,农民为了防野猪,在一些看不到的隐蔽角落放野猪夹。地质队员上山勘探一不小心会被夹到,夹住了,一个人动不了,就在山林里叫,喊半天没准都没人来,只能自己做些防护,挣扎着把夹子掰开,一瘸一拐地下山。第二天,腿不疼了,还要往山上爬。陈升立自嘲,野外作业时,地质队员都像是野猪,在山林中乱拱。后来,队里规定野外作业至少有两个人同行,即便是一个人碰到危险,另一个人可以及时帮忙。“没啥稀奇的,都是这样过来的。”陈升立说,“地质这个行业,工作环境差、生活艰苦、劳动强度大,又不能照顾家庭,找到大矿的概率还只有1%。不过说也奇怪,干了这么多年,还真没想过转行。因为地质人有一个口号:以找矿立功为荣!”

  不会说话的岩石,总会青睐那些肯付出的人。陈升立的这个项目完成了对黄沙腰地区萤石矿预测,在区内发现了多个具有良好成矿远景萤石矿带,预测萤石资源量近千万吨,为浙江省萤石资源的后备基地。

  其实找矿人最幸福的时候,莫过于找到大矿。黄沙腰萤石矿项目结束的那天,陈升立与队友聚在一起,大醉一场。平时,他的酒量并不好,那天却喝了很多。喝多了,他的眼泪就淌出来了,这眼泪既有艰辛,更有甜蜜的光荣,还有家里人默默的支持!

  采访中,我多次静静地看着陈升立黝黑的脸庞,我悄悄地发现了一种精神,这种精神像金子一样闪光,那就是执着探矿的光荣!接触中,这些地质工作者不善言辞,谈论最多的是精神与光荣,这是支撑他们坚守岗位的动力所在!

  现在,陈升立的第一分队同时在开展六个项目,其中包括国家地勘基金重点项目——遂昌徐村地区铅锌矿多金属普查、省基金拨款的龙泉锦溪矿区多金属普查。陈升立说,在庆元小关矿区的多金属普查已经有6年多了,现在找到一条品位很高的富矿脉,“这比什么都高兴”。

  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艰苦奋斗为荣的铁汉

  ——地质队员的共性是什么?他说:“怕老婆。”为什么怕?是因为愧疚。常年奔走于荒山野岭,不能和家人团聚,不喊一声累,不叫一声苦,做到为矿而生、为矿而喜……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一年中有300多天在寂寞的深山里探矿,首先要学会的是享受寂寞。”陈升立说。

  “怎么享受?”我好奇地问。

  “是那山谷的风,吹动了我们的红旗,是那狂暴的雨,洗刷了我们的帐篷……”陈升立唱完说道:“寂寞的时候,就是唱歌,用歌声为自己鼓气!用歌声为自己壮胆!”

  同事们反映说,陈升立是第七地质大队一分队中最能唱的一位,会唱的歌曲多,嗓音不赖。“都是野外工作时练的。”陈升立喜滋滋地说,队里的队员都会唱几首,每个人都有拿手曲目。

  勘探遂昌横坑坪萤石矿床是一项艰巨的任务,一次,陈升立带着一队人翻越一座1200多米的高山进行野外调查。天黑了,还没有赶回驻地。突然,风起云骤,大雨倾盆而下。每个人背着几十斤的矿石标本,踩着泥泞深一脚浅一脚地往驻地赶,十分艰难。为了鼓励大家,陈升立提议:大家唱歌。一队人在风雨中大声唱了起来,走一路,唱一路,气势犹如排山倒海。3个多小时山路,到了项目驻地,每个人身上都湿透了,却还在哼着曲调,没有叫一声苦。晚上,和农村老乡在一块吃饭。即便到现在,他们还保持着一个习惯,吃饭时,把盛饭的碗端起来,菜、汤都搅和一起,有时咸有时淡。他们说,几十年都是这样吃饭,虽然有些不雅,但改不过来了。

  第七地质大队队长陈启强说,地勘人身上有特别能吃苦、特别能忍耐、特别能奋斗、特别能奉献的“四特”精神。“相处久了,你会发现地勘队员是最可爱的人。”

  “朴素、踏实、勤奋、有责任感……”这是叶阿姨对地质勘查队员的评价,这些美好的词语的确是他们身上的“闪光点”。2007年,第一地质大队矿区指挥部成立,叶阿姨就是这里的掌勺厨师,负责指挥部人员的饭食。相处久了,叶阿姨越发体谅队员们的辛苦,从心底佩服他们。“当天有任务,天不亮就要上山,晚上回来还没有休息,要整理大堆资料,多辛苦啊!”

  正因为第七地质大队有了一批像陈升立这样的骨干人物,他们凭着一把把地质锤、一只只罗盘和放大镜,探求收集自然矿样、辨识寻觅大地标签,先后为浙西南地区勘探发现矿种57种,探明储量矿种26种,大中型矿床20余处,潜在经济价值超过800亿元。建队50多年来,温家宝、邹家华、吕祖善等领导先后为七大队题词,习近平同志亲自到施工工地视察。大队曾荣获“地质找矿功勋单位”称号、“全国地质勘查行业先进集体”,是浙江省地勘队伍中唯一一支两次获得全国地质找矿最高荣誉的地质队,连续18年保持浙江省“文明单位”称号。

  然而,如果不是今年2月中旬省委组织部干部一处一行8人在丽水基地进行蹲点调研后偶然发的微博,陈升立等地勘人可能永远不会为外界所知。这些原汁原味地记录了陈升立和他的队友们的工作点滴的微博迅速在国内引发了一场网络旋风,国土资源部部长徐绍史为此批示“地勘精神的代表”。

  荣誉的背后,陈升立也有许多说不出的苦!

  他说,亏欠最多的人,是妻子!地质队员的共性是什么?他说:“怕老婆。”为什么怕?是因为愧疚。

  陈升立一年到头在矿区。他经历了上世纪90年代地质事业的低迷期,许多地质人纷纷转行,凭借技术在市场上发了财。那时候陈升立每月400元工资,而街上摆摊的小贩每月也能赚800元。陈升立守着清贫,一个人承担了好几个人的工作任务,但是从来不叫苦。他的妻子在丽水队部,他也在丽水地区,直线相距百公里,相隔却像千里,几个月甚至一年才见一面。2000年,他的丈母娘病危,孩子不过两岁,妻子无奈之下打电话催他回家。当时矿区施工到了紧要关头,陈升立推迟了回家时间,到家时老人已经去世……遗憾和愧疚一直缠绕在他的内心。

  陈升立说,自己长年在外,父母、家庭,大大小小的事情全要妻子照顾,“做个地质队员,亏欠家庭实在太多了。”长年野外作业,想儿子了只能打个电话。2003年,他在遂昌负责横坑坪萤石矿和坑西萤石矿。一连几个月没着家,妻子便带着儿子去看他。当时,丽水至遂昌还没有通高速公路,从丽水赶到遂昌黄沙腰要5个多小时,3岁的儿子晕车,一路呕吐。住了几天,妻儿要回丽水了。他拉住儿子的小手问:“以后还来不来这里?”儿子稚嫩地回答:“来!”他逗儿子:“车那么难坐,别来了!”小家伙说:“就要来,爸爸在这儿呢!”听了儿子的这句话,他哭了……

  “亏欠家庭那么多,你会转行吗?”记者问。

  “不会。找矿是我的职业,我没想过放弃。”陈升立坚定无比地说。

  省委常委、组织部长蔡奇指出,“以献身地质事业为荣、以艰苦奋斗为荣、以找矿立功为荣”的地质“三光荣”精神是地勘系统的优良传统和核心价值观,在我省一线地质工作者身上,集中体现了这种精神,值得广大党员干部群众认真学习。丽水的地质七大队先后完成钻探施工近30万米,发现矿种57个,其中探明储量的有26种,经济价值达800多亿元。没有一种执着而坚守的敬业精神,是不可能做到的。丽水的地质工作者始终不畏艰苦,挎着背包,带着干粮,常年奔走于荒山野岭,不能和家人团聚,不喊一声累,不叫一声苦,做到“为矿而生、为矿而喜”,用自己的无悔青春换来了一个又一个地质成果,用半个世纪的默默奉献诠释了地勘人的时代精神。

  无疑地勘人是新时代最可爱的人!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