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网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动态 > 地质

李益朝:地质遗迹“探路者”

2019-04-19      来源:中国矿业报     作者:李平
【字号: 【打印】 【关闭】  分享到:

  都说地质工作十分艰苦,可李益朝一干就是31年。

  地质锤、罗盘、放大镜,“地质三件宝”是李益朝走哪都会随身带上的东西。“我们这个行业,走南闯北、风吹雨淋那是常事。干一行,爱一行,我从没觉得辛苦。”

  在李益朝看来,与荒山野岭为伴,与蓝天白云为伍,在野外跋山涉水探寻地质遗迹,早已成为他生命中不可缺少的一部分。

  李益朝是陕西省地质调查院省地质遗迹调查项目负责人。他从19岁时开始从事地下水勘查、地质灾害防治等方面的地质项目工作。陕南的深山老林,陕北的黄土荒漠,关中的平原,有项目的地方,就有他的足迹。

  2015年起,李益朝陆续担任陕西省地质遗迹调查方面多个项目的负责人。虽然工作任务繁重,但他凭着坚定的意志和无私奉献的精神,一次次背着野外勘探背包,行走在三秦大地。正在实施的“陕西省地质遗迹调查”项目总体设计、野外验收,以及“陕西省汉中天坑群宁强集中区地质环境调查与评价”和“陕北丹霞地质遗迹详细调查”项目设计,均获得了陕西省地质调查院的优秀评价。已经完成的“陕西宁强禅家岩落水洞村地质遗迹调查与保护科普示范”项目设计、质量检查、野外验收和成果审查均获得中国地调局地质环境监测院优秀评价。汉中天坑和陕北丹霞的调查研究,引发了轰动。这一切成果的取得,都离不开他作为一名地质工作者迎难而上、坚持不懈、勇攀高峰的职业精神。

  3月29日,记者和李益朝一同前往汉中市南郑区小南海镇天坑集中分布区,在深一脚浅一脚地走过大约一千米的河道后,来到天心洞的洞口。往里走,洞道里宽窄不一,水从高处石面上渗出,让人感到阴冷潮湿。抬头望去,光线从数十米高的天窗照进洞里,人站在下面,犹如站在大自然形成的漏斗里一般。

  

李益朝在汉中天坑溶洞中考察

  李益朝告诉记者,仅仅这个小洞,他就来过十几次。大自然的鬼斧神工,使得天坑口有椭圆的,也有扁的,形状并不规整。洞道里也是形态各异,景色各有不同。这里地下洞穴的温度往往稳定在9℃到12℃,与当地年平均温度相当。项目组忙起来的时候,有时需要在伸手不见五指的洞道里,带着仪器、手电和干粮,生活两三天。

  “有些天坑,人下不去,要靠打锚绳,几个人配合着把人和仪器吊下去。这一类的天坑,是最难测的。大部分汉中天坑群,要靠绳索才能下去。”李益朝说。下坑的时候,一个人得抓着岩壁,脚得蹬在坑壁上踮着走。有的时候得打保险绳,手抓紧绳子再慢慢过。一次,在探测宁强地洞河天坑后,李益朝觉得脚不舒服,回去洗脚的时候,才发现左脚趾全是血。还有一次,在宁强禅家岩的落水洞,他脚下一滑,直接趴在大石头上。他忍着痛完成考察,回到驻地时腿已经肿了,后来恢复了一个星期才慢慢好转。“至于作业的时候突下暴雨、淋个浑身湿透,遇见蛇等动物,则是太平常的事了。”他笑着告诉记者。

  4月18日,记者再次跟随李益朝来到南郑县小南海镇一个叫黑窝坪的地方,这次考察是根据遥感图像有天坑显示而来。李益朝告诉记者,因为汉中天坑密集,此前对这个地方一直没有考察过。我们一行人手脚并用的穿过一片毛竹林,慢慢的跨过或俯身钻过沿途一些自然倒卧已经腐朽的树木,踏着满地青苔,脚下一不小心就会滑倒。李益朝叮嘱记者,在这样的环境中下坑,手得抓住活着木科植物,那些腐朽的或已经干死的植物千万不要当作身体的助力,不然一旦断裂,人就摔下去了。我们当天在这一片发现了两个不知名的天坑。

  测量出天坑的洞壁形态,生成数据,绘制成图,只是地质遗迹探测的第一步。搞清楚为什么天坑出现在汉中、天坑是如何形成的、里面岩溶发育的形态和机理是怎样的、天坑对于我省地质遗迹有哪些科学价值等问题,才是李益朝团队更为关注的。“地质遗迹是在地球演化的漫长历史中,形成的珍贵的不可再生的地质自然遗产。我们的任务,就是对其科学价值与演化历史做出专业的判断和研究,永远做好地质遗迹的 ‘探路者’。”李益朝说。

扫描二维码分享本页面

快速入口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自然资源部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